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悲傷😭天天被老闆花式折騰 2017-10-18
悲傷😭天天被老闆花式折騰 2017-10-16
好久不見 我,不是很想念這裡。 大概是因為這裡很孤單冷漠。 仍希望你們一切安好。 2017-08-04
【暗巷】無題 故事的開始是:他們一個是老師一個是學生,很平凡常見。 但同時,在學校裡也經常出現的霸凌,一開始,葛雷夫只是個教授,但他卻意外發現魁登斯被幾個不良少年圍在角落,他悄悄地跟上去。 在看見幾個高年級生又打又踹的對待魁登斯的時候,他本想轉身就走,他不是個好管閒事的人,可是在看見魁登斯紅了眼眶死死強忍著不哭的模樣,他心跳漏了一下,直接衝上去大吼著:「你們在幹甚麼?!」 一把拉過魁登斯將男孩擋在自己身後,他氣得不能自己,簡直不知道為什麼而生氣──好吧也許他知道,可是現在的他並不想要去深思原因。 他只知道這幾個毛小子就是欠揍! 「葛、葛雷夫教授!」 當中有一個學生認出了葛雷夫的身分,他慘叫出聲音... 2017-07-13 3
【暗巷】之後的他們和他   我喜歡短篇寫寫的故事   更可以說這是個段子而已   假設怪獸的事情之後都塵埃落定   假設他們都沒有事情只是一個交集之後的彼此互相碰觸   魁登斯偷偷躲在窗外看著,屋子裡的男人渾身傷痕地躺在床上休息,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決定自己偷偷溜進去。   他沒有一天忘記過先生對自己的溫柔,因為那是真的先生給予自己的微光。為了這個魁登斯覺得自己完全可以不用去思考自己的下場會是甚麼。   即使他誤打誤撞地殺了人。... 2017-07-10
2017-07-10 2
2017-07-09 1
2017-07-09
同人文的真相 緋村 剣唯@【凛•冬•将•至】: 心有戚戚焉…(。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8... 2017-06-11 24362
【暗巷】Wide Awake(5)    他帶著魁登斯匆匆離開英格蘭,卻又一下子出現在梅林眼前,這讓滿頭白髮的梅林有些摸不著腦,但梅林清楚,如果不是必要,這個巫師絕對不會來找他。    並且用這種方式出現,要知道,即使他們仰賴魔杖釋放出自己的魔力,並不代表他們的魔力無限。    所以梅林對於眼前的男人一張蒼白著的臉,緊緊抓著魁登斯的手,像一隻高傲不肯低頭的貓緊緊盯著梅林,等待著老者主動提議幫忙,他或許會看著對方“主動的善意”的份上,勉為其難地點頭。    梅林好笑的看著葛雷夫,在男人有些堅持不住要昏厥過去的時候,亞瑟適時地出現,... 2017-06-10
【暗巷】Wide Awake 04    船板上傳來腳踏木板的聲音,吱啞吱啞響。    葛雷夫一臉不爽地從床上爬起來,發現魁登斯還在睡,他小心翼翼的施了一個噓噓默的咒語──他自己改良過之後的一個生活上小咒語,施咒後四周的聲音都像默片一樣演出,卻甚麼聲音也聽不到。他想,這足夠讓魁登斯有個好夢,他低頭看見小傢伙嘴角揚起的角度,小小輕微,卻足夠讓人知道他在夢裡多麼開心。    不過他並不打算放過在上面吵死人的傢伙,即使是他們口中的鬼盜船來了,也不至於要這麼吵鬧,簡直把死人都醒了──他不誇張,葛雷夫從不說誇張的話語,而事實。    他無奈地看著幾抹幽靈飄在他的咒語之外,對方像個茫然的孩子飄盪著,他看都不看他們一眼,直接越過那幾... 2017-06-05 1
【超蝙】睡前故事/Fin   剛好看到活動內容介紹這篇,看了一下覺得很有趣,就決定用這篇了,應該沒有規定不能用吧(歪腦袋)   這篇故事改編自《小弟弟與小姐姐》。   我用了「森林」、「巫婆」與「小鹿」三個元素。   ***   從前有一對兄妹,他們受不了家庭暴力的摧殘,兩個人偷偷的跑了出來,在他們家附近有一個森林,那裡面住著可怕的黑色巫婆。   據說會吃小孩的心臟,所以哥哥很緊張的握著妹妹的手,他們相差了八歲,走了一路妹妹很口渴,也很疲倦,於是哥哥在找到了一個洞穴之後帶著妹妹住進去。   可是妹妹還是很口渴。   一日,哥哥出去打獵的時候,妹妹聞到了香氣,動了動鼻子,跟著香氣的方向走去。... 2017-06-04 2
【暗巷】Wide Awake 03   其實說真的我很想再買一台電腦   雖然已經預定好了,我想目前來說的我還沒有那個能力再買一台   沒關係的,我的薪水快到了,應該可以想到的時候就打開來寫東西   即使這不是我的本行   ***   男人領著他們走下陰暗的木頭階梯,他看見葛雷夫皺著眉毛一臉難看的表情,他樂了一下沒說話,只是安靜地繼續帶路,他可沒忘記,這兩人的身分,足夠讓英格蘭鼎鼎有名的梅林大師為他們找到自己,也不是甚麼簡單的傢伙。   只是男人並沒有想到,自己在想甚麼,其實小魁登斯都知道。   這是魁登斯的一個秘密,他沒有告訴過葛雷夫先生。他身上有一個黑色的煙霧的小東西,從他有意識以來就知道、就存在的東西,梅... 2017-05-28 4
【暗巷】Wide awake 02   亞瑟將露西照顧的很好,期間又請了葛雷夫來過兩次,大概半個月的時間,露西就好的差不多。當然他也將從維京人那裏要來的薪水交給了女孩,可惜他沒有其他時間去跟蹤葛雷夫。   因為他被黑腿軍抓上了船,他意外的拔起了那柄據說是王者之劍的劍,他害死了露西、害死了自己的兄弟,更害了自己長大的城市。   這一切的一切他都不打算放過那個擁有與自己相同血統的男人──沃帝根‧潘德拉剛,同時也是他手刃父母的仇人,但其實他並不恨他,如果不是因為沃帝根的私心,或許他現在還只是個天真的孩子,而不是從街頭出身的人。   當然,這樣的理由並不足夠讓他放過沃帝根。   也許,他還是有一點恨的吧,是他將他放到街頭、也... 2017-05-28 5
【暗巷】Wide Awake 01   每天都來寫一點點好了   雖然我在搖晃想睡覺了   *   亞瑟穿過妓院,清點著他的女孩們,發現漏了一個,一問之下才知道是露西,哦老天,又是露西,肯定是那群該死的維京混蛋。   他帶著人去要錢,順便路上請了個醫師。   「他是誰?」亞瑟警戒著問,指著那個畏畏縮縮的傢伙。   老實講,他討厭死了這樣的人。   「我的小學徒而已,沒甚麼重要的。」葛雷夫聳肩一臉無謂說,手卻緊緊抓著男孩。   亞瑟上下打量一遍眼前的人跟身後跟著的小傢伙,似乎認為並沒有特別的地方,才將人左拐右彎帶進自己地盤。   至少在自己的地盤,誰也不能逃出去。   「這女孩的傷勢都是皮外傷,抹點藥就... 2017-05-25 5
【暗巷】Wide Awake 00   身為一名巫師,他從不覺得自己的身分有甚麼可以避諱地。即使在這個壓迫著巫師們、對巫師們的追殺,葛雷夫依然認為自己的身分特殊並且高貴。   對此感到認同的只有那名偉大的魔法師,人們都稱之為梅林──一個天生的法師。   魔法師與巫師的差別,大概就是使用魔力的不同。   梅林與他們大都都不一樣,他不用使用咒語也可以施法,但他們卻要使用魔仗作為依憑。   直到有一天,梅林帶來了一名男孩,並且告訴葛雷夫,以後這孩子就是你的學徒,好好教他,你會需要他。   葛雷夫斥之以鼻,但還是尊重著梅林,他收下了一個孩子,一個完全沒有法力天分的孩子。   「名字,你的名字孩子。」他淡淡地問。   小... 2017-05-25 3
一个脑洞 绿绳: 因为是无差,所以三个tag都打了。以及我两边都吃。 空有脑洞。。。常见的部长战老格那种。。。 画面潦草又粗糙,粗糙又潦草、结构有毛病、画面不完整【最近有些忙,再加上我又懒…【第二点才是真相(揍),内容不考究,私设好多,bug好多,各位慎点。。。(😂顶锅盖准备挨打) 部长在欧洲出任务被格林德沃袭击,死里逃生,但是被抢走了魔杖,并被老格的手下困在了欧洲。 等部长好不容易回到美国,已经是在事件结束之后和老格已经越狱之后了(头发都长了) 因为知道魔国会里有老格的人,自己直接回去恐怕很危险,所以想先逮个部员去偷偷联系主席。然后部长逮到了Tina... 2017-05-20 178 1
默默地超想养猫只好忍着明年九月我想养呜呜呜 2017-05-18 1
【暗巷】喜歡你 可以喜歡你嗎先生 (下篇)   剛開始的時候,葛雷夫並不怎麼理會新來的小魁貓,該做甚麼做甚麼。每天都有這樣的畫面,葛雷貓悠閒地趴在窗台上瞇眼吹風,奴隸(主人)住的地方是一個大概三樓高的地方,窗子外面就有一顆比奴隸(主人)住的地方還高的大樹,偶爾他會順著枝樹爬出去晃晃,然後時間到了再回來。   反正奴隸(主人)不會知道,知道了又能怎麼樣?   說起來他才是主人(貓)!   然後小魁貓很安靜地窩在他睡覺的角落,把腦袋歪斜向葛雷貓的方向。靜靜地望著凝視著,偶爾瞪大一雙漂亮的貓眼睛,有的時候會微微瞇起來。   但總地來說,他沒有移開過視線。   養貓奴還覺得奇怪,怎麼他家兩隻貓的習性這麼奇怪。   他有時候會把畫... 2017-05-18 1
【葛魁葛】小巫師學徒/隨手#   他是個巫師。   或許這麼說比較好,他是個巫師學徒,在大概三歲的時候,就被人撿回去當學徒,那個人說,他想要找一個有天分的小子當學徒,這樣教育起來會比較輕鬆。   今天是他的十六歲生日,在這個他不知道算不算是祖國的國家,這是他的成年的第一天。   那個人有說過,會給自己送一份特殊的禮物。   對了,他的老師叫做葛林戴華德。   聽城鎮裡的人說,他是個很糟糕的巫師。   似乎總會帶給城鎮許多麻煩,可是魁登斯卻覺得老師並不像那些人說的。   無論怎麼樣,他扛起了今天的伙食材料,一步一步往高塔走去,剛剛換到的糧食又被人惡意的坑走了一部份。   可是沒辦法,如... 2017-05-13 4
為什麼我都寫不出來了啦 是腦袋停止運轉嗎 還是我其實在想某些不太需要去思考的事情呢 好吧也許第二個才是真正的原因 2017-05-12
其实很想说作为一个奈米作者每次认真写故事却发现其实自己很希望被看到的时候总安静的宛如一潭死水难过伤心,想到即使有一个人在看也要努力写完只是写完之后的空虚怎么都无法补上的总是默默地看着别人家的粉丝们热烈交流羡慕不已让人如何自处很努力很努力却还是空荡蕩不知道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文章的问题这个太难拿捏多希望有人能跟我交流谈一谈创作唉... 2017-05-08
【暗巷】喜歡你 可以喜歡你嗎先生 ( 上篇 )   《喜歡你 可以喜歡你嗎先生》上篇   身為一隻優雅的布拉多耳貓,在家裡的地位那個高的可以,他的主人給他起了一個很特別的名字『珀西瓦‧葛雷夫』,當然葛雷夫是主人的姓氏,身為家中的唯一貓王,他認為自己值得擁有主人的姓氏。   當然,他愚蠢的奴才(主人)並不知道這件事情。   直到有一天,他愚蠢的奴才(主人)又從外面帶回來一隻可愛的短毛貓,這時候他才注意到他在家中的地位有些不太穩了。   「嘿,珀西!瞧瞧我們家新來的小傢伙唷,他叫做魁登斯,算我收養的吧,他本來的主人很壞的,所以你要好好地照顧他哦!」   才不要本部長為什麼要聽你的,醜奴才!   珀西貓怒瞪著奴才(主人)伸出貓... 2017-05-08 4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12 求助   自從魁登斯發現自己的這份感情已經從普通的敬仰之情,轉變成愛慕之情。他錯愕、不敢相信、抗拒,到最後的接受。婉拒了長腿叔叔的邀請,他在之後的日子裡用盡一切辦法閃躲任何可能碰到珀西瓦先生的機會,在學校他躲在宿舍與圖書館內;在花店,他躲在後花園盡可能不出現,因為魁登斯很清楚,他的老闆斯卡曼德先生有時候會與他的長腿叔叔碰面喫茶。   但他不能見到他;只因他會忍不住心裡的那份情感再度澎拜起來,他曾經企圖自己分解原因,分解著自己甚麼時候讓這份情感從孺慕之情變了愛慕之戀。   卻甚麼也沒有發現。   「嘿,你還好嗎?」斯卡曼德先生從外面走了進來,他是進來找東西的,沒想到平日繁忙的像個小蜜蜂一樣總是搶... 2017-05-07 2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11 死或者放棄   他摀住嘴,不知所措地望著地上那一瓣瓣散落在地上的,被斯卡曼德先生起名魔法花朵的花瓣染上自己的血,多麼漂亮的顏色,又是多麼令人畏懼的顏色,那鮮豔得宛如劉逝去的生命。   魁登斯聽不見外面的聲音,整個腦仁劇烈疼痛起來。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他已失去知覺意識。   艾伯特看約翰一臉緊張,也懶得等柳俊把宿舍館長找來,直接一腳踹開衛浴門,入目竟是昏厥的魁登斯。他大吃一驚,在其他人反應過來之前,將人扛起來,直接往校醫那兒衝去。   即使已經晚了,學校的醫護室依然有醫師在值班,為得就是應付這樣的突發狀況。   他們誰都沒有魁登斯家長的聯絡方式,最後只好找出魁登斯的個人手機,偷摸把魁登斯子的爪子抓來按... 2017-05-06 2
2017-05-05 12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10 想你   在車上很安靜。   距離學校的路程並不遠,偏偏兩人一聲不吭,各自想著自己的事情。魁登斯現在還是在想著剛剛的事情,他偷偷看了一眼身邊開車的人,有些不明白長腿叔叔在想甚麼。   一路上,很安靜。   直到車子停了,他也沒敢直接下車。   低下頭看似在想甚麼,忽然聽見珀西瓦喊了自己的名字道:「你在想甚麼?」   他顫下,還沒有回過神,動作比思緒快速的回答了這個問題:「想你。」   說完又愣了一下,直到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說了甚麼,臉一下子就滿通紅,下一秒又不知道想到甚麼,倏地轉白,他緊張地開口斷斷續續道:「不、我的意思不是那個…那個……」   支支吾吾卻偏說不明白,這時候他就恨死了自己... 2017-05-03 1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