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暗巷】Wide Awake 03   其實說真的我很想再買一台電腦   雖然已經預定好了,我想目前來說的我還沒有那個能力再買一台   沒關係的,我的薪水快到了,應該可以想到的時候就打開來寫東西   即使這不是我的本行   ***   男人領著他們走下陰暗的木頭階梯,他看見葛雷夫皺著眉毛一臉難看的表情,他樂了一下沒說話,只是安靜地繼續帶路,他可沒忘記,這兩人的身分,足夠讓英格蘭鼎鼎有名的梅林大師為他們找到自己,也不是甚麼簡單的傢伙。   只是男人並沒有想到,自己在想甚麼,其實小魁登斯都知道。   這是魁登斯的一個秘密,他沒有告訴過葛雷夫先生。他身上有一個黑色的煙霧的小東西,從他有意識以來就知道、就存在的東西,梅... 2017-05-28 4
【暗巷】Wide awake 02   亞瑟將露西照顧的很好,期間又請了葛雷夫來過兩次,大概半個月的時間,露西就好的差不多。當然他也將從維京人那裏要來的薪水交給了女孩,可惜他沒有其他時間去跟蹤葛雷夫。   因為他被黑腿軍抓上了船,他意外的拔起了那柄據說是王者之劍的劍,他害死了露西、害死了自己的兄弟,更害了自己長大的城市。   這一切的一切他都不打算放過那個擁有與自己相同血統的男人──沃帝根‧潘德拉剛,同時也是他手刃父母的仇人,但其實他並不恨他,如果不是因為沃帝根的私心,或許他現在還只是個天真的孩子,而不是從街頭出身的人。   當然,這樣的理由並不足夠讓他放過沃帝根。   也許,他還是有一點恨的吧,是他將他放到街頭、也... 2017-05-28 5
【暗巷】Wide Awake 01   每天都來寫一點點好了   雖然我在搖晃想睡覺了   *   亞瑟穿過妓院,清點著他的女孩們,發現漏了一個,一問之下才知道是露西,哦老天,又是露西,肯定是那群該死的維京混蛋。   他帶著人去要錢,順便路上請了個醫師。   「他是誰?」亞瑟警戒著問,指著那個畏畏縮縮的傢伙。   老實講,他討厭死了這樣的人。   「我的小學徒而已,沒甚麼重要的。」葛雷夫聳肩一臉無謂說,手卻緊緊抓著男孩。   亞瑟上下打量一遍眼前的人跟身後跟著的小傢伙,似乎認為並沒有特別的地方,才將人左拐右彎帶進自己地盤。   至少在自己的地盤,誰也不能逃出去。   「這女孩的傷勢都是皮外傷,抹點藥就... 2017-05-25 4
【暗巷】Wide Awake 00   身為一名巫師,他從不覺得自己的身分有甚麼可以避諱地。即使在這個壓迫著巫師們、對巫師們的追殺,葛雷夫依然認為自己的身分特殊並且高貴。   對此感到認同的只有那名偉大的魔法師,人們都稱之為梅林──一個天生的法師。   魔法師與巫師的差別,大概就是使用魔力的不同。   梅林與他們大都都不一樣,他不用使用咒語也可以施法,但他們卻要使用魔仗作為依憑。   直到有一天,梅林帶來了一名男孩,並且告訴葛雷夫,以後這孩子就是你的學徒,好好教他,你會需要他。   葛雷夫斥之以鼻,但還是尊重著梅林,他收下了一個孩子,一個完全沒有法力天分的孩子。   「名字,你的名字孩子。」他淡淡地問。   小... 2017-05-25 3
一个脑洞 绿绳: 因为是无差,所以三个tag都打了。以及我两边都吃。 空有脑洞。。。常见的部长战老格那种。。。 画面潦草又粗糙,粗糙又潦草、结构有毛病、画面不完整【最近有些忙,再加上我又懒…【第二点才是真相(揍),内容不考究,私设好多,bug好多,各位慎点。。。(😂顶锅盖准备挨打) 部长在欧洲出任务被格林德沃袭击,死里逃生,但是被抢走了魔杖,并被老格的手下困在了欧洲。 等部长好不容易回到美国,已经是在事件结束之后和老格已经越狱之后了(头发都长了) 因为知道魔国会里有老格的人,自己直接回去恐怕很危险,所以想先逮个部员去偷偷联系主席。然后部长逮到了Tina... 2017-05-20 167 1
【暗巷】隨手 現在呢我要努力一天多寫幾封信 當作練手的段子也可以吧(歪頭) 不過沒有後續就別打人了XD *** 魁登斯把燈切了,爬到床上準備就寢。 忽然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體溫觸碰著自己,他沉默一下,還是伸手過去握住對方的手,那是一雙比自己大些的手。 那也是一雙,比自己還要溫暖熾熱的手。 「晚了,你怎麼現在才睡?」 葛雷夫的聲音帶著濃厚的疲倦。 剛剛從魔國會回來,蓋勒特帶來的麻煩還遠遠不及他們現在所知道的,身為安全部部長,他的事情太多。 每天能夠有一點點時間休息,他總要回來這裡一趟。 不為別的,就為了家裡私藏著的男孩,他放心裡的人;大概也只有眼前這個人,才能夠讓葛雷夫如此上心。... 2017-05-20
默默地超想养猫只好忍着明年九月我想养呜呜呜 2017-05-18 1
【暗巷】喜歡你 可以喜歡你嗎先生 (下篇)   剛開始的時候,葛雷夫並不怎麼理會新來的小魁貓,該做甚麼做甚麼。每天都有這樣的畫面,葛雷貓悠閒地趴在窗台上瞇眼吹風,奴隸(主人)住的地方是一個大概三樓高的地方,窗子外面就有一顆比奴隸(主人)住的地方還高的大樹,偶爾他會順著枝樹爬出去晃晃,然後時間到了再回來。   反正奴隸(主人)不會知道,知道了又能怎麼樣?   說起來他才是主人(貓)!   然後小魁貓很安靜地窩在他睡覺的角落,把腦袋歪斜向葛雷貓的方向。靜靜地望著凝視著,偶爾瞪大一雙漂亮的貓眼睛,有的時候會微微瞇起來。   但總地來說,他沒有移開過視線。   養貓奴還覺得奇怪,怎麼他家兩隻貓的習性這麼奇怪。   他有時候會把畫... 2017-05-18
【葛魁葛】小巫師學徒/隨手#   他是個巫師。   或許這麼說比較好,他是個巫師學徒,在大概三歲的時候,就被人撿回去當學徒,那個人說,他想要找一個有天分的小子當學徒,這樣教育起來會比較輕鬆。   今天是他的十六歲生日,在這個他不知道算不算是祖國的國家,這是他的成年的第一天。   那個人有說過,會給自己送一份特殊的禮物。   對了,他的老師叫做葛林戴華德。   聽城鎮裡的人說,他是個很糟糕的巫師。   似乎總會帶給城鎮許多麻煩,可是魁登斯卻覺得老師並不像那些人說的。   無論怎麼樣,他扛起了今天的伙食材料,一步一步往高塔走去,剛剛換到的糧食又被人惡意的坑走了一部份。   可是沒辦法,如... 2017-05-13 3
為什麼我都寫不出來了啦 是腦袋停止運轉嗎 還是我其實在想某些不太需要去思考的事情呢 好吧也許第二個才是真正的原因 2017-05-12
其实很想说作为一个奈米作者每次认真写故事却发现其实自己很希望被看到的时候总安静的宛如一潭死水难过伤心,想到即使有一个人在看也要努力写完只是写完之后的空虚怎么都无法补上的总是默默地看着别人家的粉丝们热烈交流羡慕不已让人如何自处很努力很努力却还是空荡蕩不知道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文章的问题这个太难拿捏多希望有人能跟我交流谈一谈创作唉... 2017-05-08
【暗巷】喜歡你 可以喜歡你嗎先生 ( 上篇 )   《喜歡你 可以喜歡你嗎先生》上篇   身為一隻優雅的布拉多耳貓,在家裡的地位那個高的可以,他的主人給他起了一個很特別的名字『珀西瓦‧葛雷夫』,當然葛雷夫是主人的姓氏,身為家中的唯一貓王,他認為自己值得擁有主人的姓氏。   當然,他愚蠢的奴才(主人)並不知道這件事情。   直到有一天,他愚蠢的奴才(主人)又從外面帶回來一隻可愛的短毛貓,這時候他才注意到他在家中的地位有些不太穩了。   「嘿,珀西!瞧瞧我們家新來的小傢伙唷,他叫做魁登斯,算我收養的吧,他本來的主人很壞的,所以你要好好地照顧他哦!」   才不要本部長為什麼要聽你的,醜奴才!   珀西貓怒瞪著奴才(主人)伸出貓... 2017-05-08 4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12 求助   自從魁登斯發現自己的這份感情已經從普通的敬仰之情,轉變成愛慕之情。他錯愕、不敢相信、抗拒,到最後的接受。婉拒了長腿叔叔的邀請,他在之後的日子裡用盡一切辦法閃躲任何可能碰到珀西瓦先生的機會,在學校他躲在宿舍與圖書館內;在花店,他躲在後花園盡可能不出現,因為魁登斯很清楚,他的老闆斯卡曼德先生有時候會與他的長腿叔叔碰面喫茶。   但他不能見到他;只因他會忍不住心裡的那份情感再度澎拜起來,他曾經企圖自己分解原因,分解著自己甚麼時候讓這份情感從孺慕之情變了愛慕之戀。   卻甚麼也沒有發現。   「嘿,你還好嗎?」斯卡曼德先生從外面走了進來,他是進來找東西的,沒想到平日繁忙的像個小蜜蜂一樣總是搶... 2017-05-07 3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11 死或者放棄   他摀住嘴,不知所措地望著地上那一瓣瓣散落在地上的,被斯卡曼德先生起名魔法花朵的花瓣染上自己的血,多麼漂亮的顏色,又是多麼令人畏懼的顏色,那鮮豔得宛如劉逝去的生命。   魁登斯聽不見外面的聲音,整個腦仁劇烈疼痛起來。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他已失去知覺意識。   艾伯特看約翰一臉緊張,也懶得等柳俊把宿舍館長找來,直接一腳踹開衛浴門,入目竟是昏厥的魁登斯。他大吃一驚,在其他人反應過來之前,將人扛起來,直接往校醫那兒衝去。   即使已經晚了,學校的醫護室依然有醫師在值班,為得就是應付這樣的突發狀況。   他們誰都沒有魁登斯家長的聯絡方式,最後只好找出魁登斯的個人手機,偷摸把魁登斯子的爪子抓來按... 2017-05-06 1
2017-05-05 12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10 想你   在車上很安靜。   距離學校的路程並不遠,偏偏兩人一聲不吭,各自想著自己的事情。魁登斯現在還是在想著剛剛的事情,他偷偷看了一眼身邊開車的人,有些不明白長腿叔叔在想甚麼。   一路上,很安靜。   直到車子停了,他也沒敢直接下車。   低下頭看似在想甚麼,忽然聽見珀西瓦喊了自己的名字道:「你在想甚麼?」   他顫下,還沒有回過神,動作比思緒快速的回答了這個問題:「想你。」   說完又愣了一下,直到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說了甚麼,臉一下子就滿通紅,下一秒又不知道想到甚麼,倏地轉白,他緊張地開口斷斷續續道:「不、我的意思不是那個…那個……」   支支吾吾卻偏說不明白,這時候他就恨死了自己... 2017-05-03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9 相信   他沒說其實是以為自己快死掉了。   剛剛衝進廁所的時候,他抱著馬桶嘔了半天,卻沒有東西吐出來,他以為只是自己不舒服,卻沒想到他竟然吐出了一朵花,那是一朵很特別的花。   他從沒有見過那種花的模樣。   那卻不是他的關注的重點。   因為他居然吐了一朵花,他傻住了,並且坐到地上,抱著馬桶──廁所很乾淨,他有點小潔癖,所以都會把廁所洗得乾淨──眼眶一下子就酸了,他知道自己哭了,眼淚噗哧噗哧地往外流,無聲溢出。   可是他完全想不明白為什麼。   既第一朵花之後,又吐了好幾朵。   他一邊吐一邊將花撿起來,數了數共有十朵。   外面傳來先生緊張的聲音,還有斯卡曼德先生翻找東西的聲... 2017-05-02 2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8 生病了...?   他慢吞吞地往宿舍的方向走去,路上經過很多人,魁登斯總覺得那些人就是在看著自己,他們說話的聲音聽在魁登斯耳裡,每一個音都像在說著他的事情。   他感覺很不舒服,像是自己赤裸著身子在他們的目光之下。   站在自己房間的門口,他忽然覺得這樣的感受太糟糕,他恨不得將自己埋起來,最好不在受到他人的一點點注目──他是如此的受不了!   掙扎了許久,他還是打開那扇門。   本以為開門以後會碰到自己想像中的嘲諷,卻沒想到,他的房間裡的那些室友不過就是抬頭看了一眼,就繼續他們聊天的話題,或者做自己的事情去。   像是那一場烏龍風波不存在似的。   魁登斯茫然的看著,他不明白發生甚麼事情。   ... 2017-04-30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7 下次再來   珀西瓦一臉奇怪的望著魁登斯,開口問:「我為什麼要怪蒂娜?」   咦…?他還以為長腿叔叔,哦不,部長先生生氣了,要怪罪蒂娜小姐,原來並不是嗎?…   也許是魁登斯臉上的表情太明顯,珀西瓦忍不住笑了,那個瞬間,魁登斯頓時覺得自己的心跳似乎變快,男人忽然笑起來的臉龐看起來那麼溫柔,似乎跟他印象中的長腿叔叔合而為一。現在他倒是有點相信眼前這個笑得溫柔的男人就是回信與他的長腿叔叔。   「我沒生氣,只是覺得有點好奇。你從來沒問過我是誰,就連剛剛見到我的時候你也沒有問過任何一個問題。」男人淡淡的說,並不以為然。   「我…我還記得您,上一次…在花店外面見過,我…我還邀請您進店裡躲雨。」   ... 2017-04-28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6 驚 喜(嚇)   魁登斯跟著蒂娜離開了學校,女人氣呼呼的把人拉上車,啟動引擎開走,斯卡曼德慢了一步被拋棄在後面。他無奈的抓抓頭,只好轉身走到另一邊的公車站牌搭公車回去自己的花店。   在車上。   「那傢伙是你的老闆?」蒂娜沉默了好一段時間才開口問。   老實講,她滿意外的。   雖然知道小魁在那裏打工,可她並不知道那間花店的老闆原來是斯卡曼德。   魁登斯點點頭,「是的。」   「他對你怎麼樣?」   「很、很好!」   是真的很好,想他當初要找打工卻找不到一間老闆願意用他。魁登斯知道自己的缺點,讓他去面對外面客人服務,簡直就是天大的挑戰。可是斯卡曼德卻不因此讓他別去上班,相反的,非常體諒... 2017-04-27 5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5 欺負人啦   其實他一晚上都沒有睡覺。   在床上翻來覆去的。   學校宿舍四人一間房,每個人分配到的都是固定的東西,一張床、一個書桌跟一個衣櫃以及一個小櫃子,魁登斯的東西少得可憐,除了一些簡單的生活必備品,還有學校課本,他幾乎甚麼都沒有。   就連電腦也是他一點一點存著錢從跳蚤市場淘來二手筆記本,他不笨,靠著自學跟計算機教授的指導,他慢慢的把那筆記本修好,當然,這也少不了幾個同學的幫忙。   但就一個非本系的學生來說,這已經很厲害了。   特別是他對電腦的某些敏感程度,比本系的學生還要厲害。計算機系的教授曾多次問過他要不要轉過去他們系上,魁登斯每一次都只能靦腆著臉拒絕。   不是他不喜歡也... 2017-04-26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4 無法改變的事實   魁登斯愣在原地,雙肩微微抖動,主任微笑地翻開他的監護人聯絡方式。下一秒──就連魁登斯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做──他伸手將主任的電話切斷,完全忽視了話筒那一端已經被人接起來的事實。   幾乎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主、主任,這件事情我,我可以說明的!......請不要找我的監護人過來學校,拜託!」   主任還在詫異著這孩子竟然將他的電話掛斷,一聽這話,將拿著的話筒放下,「你要怎麼說?孩子,就算我相信你了,可是這件事情已經被放到網上大肆宣傳了,我能怎麼幫你?」   他語重心長地說。   「如果你有辦法處理的話,那麼即使不請監護人來也可以──但必須是將這件事情處理好,以不影響學校聲譽為前... 2017-04-26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3 校園風波呢   魁登斯醒來的時候,外面已是一片漆黑了,店裡亮著幾盞鵝黃色小燈。他的意識還沒有完全清醒,呆愣了幾秒鐘,他才回過神來,仔細一看,那個本應該會在的男人已經不見蹤影,桌上的杯子早已冷了。   看起來似乎走了有一段時間。   他呆呆地想。   趴在桌子上不小心睡著,姿勢其實一點也不舒服,他爬起來伸懶腰,發現蓋自己身上的一件大衣,他下意識伸手摸了摸,暖呼呼的,已經蓋在他身上好一段時間了。   大衣的質料很好,摸起來的感覺也很舒服。可是一想到這是個奇怪的男人給自己蓋在身上的,魁登斯一下子就紅了臉,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其他原因。   看了看時間,肚子也差不多餓了,魁登斯將早早就已經收拾好的店裡熄... 2017-04-26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2 相處   魁登斯有些膽小的跑到茶水間去,顫顫巍巍地泡了一壺熱咖啡,他有些困擾的看著那壺咖啡。   他跟斯卡曼德先生各自有一個專用的杯子。   當然也有一兩個是給客人用的杯子,可是那些杯子幾乎是有固定的人在使用,幾乎也成了那些客人們的專用杯。   但是現在...   他非常的困擾。   也非常的後悔。   最後他在茶水間裡找到幾乎可以說是被埋起來的紙杯,幸好還有這個東西,不然他都打算要出去買杯子了。   那個男人──應了他的邀請而來的人──魁登斯也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先別說自己,單單就老闆那邊他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大男孩煩惱的嘆氣,吸了一口氣,準備將手上的熱咖啡端出去給男人之後... 2017-04-26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1 下雨了   魁登斯在一間花店上班,老闆是一個很溫柔的人,他總是喜歡跟動物們說話,當然也喜歡跟植物說話,他知道自己很內向沉默。   從學校畢業之後他考上的大學,但是家裡不可能給他多餘的錢使用,特別是他的媽媽──他的母親從來沒有給他好臉色過。   他也不敢問為什麼。   不敢問,為什麼他的母親不能夠像其他母親一樣溫柔?   不敢問,為什麼他的母親從小就對自己疾言厲色?   也不敢問,為什麼他從小就長得跟家裡的其他孩子們不一樣?   幸好母親雖然對自己不好,可是他有一個很棒的長腿叔叔。   考上學校之後他從家裡搬出來,他的學費住宿費跟其他花費全部都是那個未曾謀面的長腿叔叔給的。   自打知道... 2017-04-26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0 花吐症   這個星球每個人都有花吐症。   花吐症是什麼呢?   花吐症是一種一旦開始單戀、嘴裡就會吐出花朵的奇怪病症,開始吐花以後壽命只剩下三個月,只有放下戀情或兩情相悅才能痊癒。   吐出什麼品種的花瓣每個人都不太一樣,看個人和暗戀的對象——簡單來說就是看心情吐花。   除了吐花也沒有其他奇怪的併發症狀,他人接觸被吐出的花瓣也不會傳染,但也沒有根治的方法。   待續. 2017-04-26 1
太悲伤了我决定要把赚得抠抠存起来买一台轻薄笔记本啦要不...小妹的电脑给我也很好(被打#不过意外得到一个很棒的工作机会感谢老板给的机会我会好好把握并且努力的薪水少不是理由而是我会把事情做好让公司赚钱我也有钱能赚啊多好啊颗颗 2017-04-25 1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