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暗巷】Wide Awake(5)



    他帶著魁登斯匆匆離開英格蘭,卻又一下子出現在梅林眼前,這讓滿頭白髮的梅林有些摸不著腦,但梅林清楚,如果不是必要,這個巫師絕對不會來找他。

    並且用這種方式出現,要知道,即使他們仰賴魔杖釋放出自己的魔力,並不代表他們的魔力無限。

    所以梅林對於眼前的男人一張蒼白著的臉,緊緊抓著魁登斯的手,像一隻高傲不肯低頭的貓緊緊盯著梅林,等待著老者主動提議幫忙,他或許會看著對方“主動的善意”的份上,勉為其難地點頭。

    梅林好笑的看著葛雷夫,在男人有些堅持不住要昏厥過去的時候,亞瑟適時地出現,還帶著另一個據說有點不太一樣關係的隨從。梅林對那個叫做比爾的傢伙很看不順眼。

    因此主動開口:「你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妙,我親愛的朋友,這裡還是有個小房間,雖然不是很舒適,但相信你可以在那裡得到一些些舒服的休憩。」

    葛雷夫看一眼那兩個男人,又看一眼笑瞇瞇的梅林,心底翻了又翻,猜測著梅林看誰不順眼,另一邊點頭表示可以。

    於是梅林帶著一大一小進去了自己的小房間,大概解釋了一些關於自己的小小發明。

    出來的時候只剩下亞瑟一個人,張著大眼盯著那些看不懂的實驗物。

  「你家的那個呢?」梅林隨意問。

  亞瑟抬眼瞄了對方一眼,沒應答。對此梅林似乎習以為常,於是他繼續自己的實驗,時間過得很緩慢──對亞瑟而言是如此──對梅林卻是消逝的如快速,等他完成今天給自己預定的實驗進度,他才發現亞瑟竟然還在自己的屋子裡。

  ──這可以說是第一次亞瑟沉默耐心地在他屋子裡沒搞破壞。

  當然,也是第一次沒有吵鬧自己。

  「親愛的亞瑟,你很明白我不可能讓你去動那兩個人。」梅林摸著自己的白鬚,笑咪咪地說,一邊將手上的瓶瓶罐罐緩慢地收起來。

  「梅林你也該知道,我不太可能因此放過他們兩個!我是說,這麼有趣的人怎麼能不好好的了解一番呢?」亞瑟回返一個笑容,勢必所得模樣讓人看著就覺得不過眼。

  但他是誰!他可是偉大的梅林,那個梅林!

  「也許你可以跟他們談談看,若葛雷夫不介意的話,我想你可以達成你想要的。」梅林輕嘆一口氣,他一看到亞瑟那副得瑟的模樣就知道事情不太妙。

   他們的這個新卡美洛國王一向是個傑傲宛如鷹鷲般的存在,大概也就只是一個人能夠壓過他吧,想起那個人,梅林已經打定了把人找來的主意。起碼,這個人的話,亞瑟會多少聽一點。

  梅林把亞瑟的來意告訴葛雷夫,後者安撫好驚嚇不己的魁登斯,在這段時間的不安與恐懼讓他總忍不住將默默然召喚出來。當初他就覺得奇怪,這是一個沒有任何可以法力的孩子,卻還能夠施展出他教育他的各種魔法,在梅林帶他們到這個房間離開之後,他就看見了默默然這個神奇生物的存在,安靜而狂妄地環繞著魁登斯。

  而那小傢伙一臉蒼白地緊緊抓著葛雷夫的衣袍。

  他伸手扯開魁登斯的手,改用自己溫暖的手掌包裹他的手,魁登斯一臉不解又慌亂地抬頭看一眼葛雷夫,「先、先生,這到底…」

  他不明白也不知道,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為什麼他們要離開他們居住的地方?又為什麼在船上好好的睡著一爭眼就看見那些彷彿來自地獄的怪物們,像是奪取自己性命的恐懼令他不顧一切地將默默然召喚出來。

  他已經容不得先生知道與否的問題。而是最大的問題是,他竟又感受到自己即將死亡的感覺,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他知道自己在船上睡著時候夢見的一切,在他睜眼之後每一個瞬間都化作真實。

  魁登斯看見了自己與葛雷夫先生逃命的畫面,也看見了那些本應該只是夢境裡的怪物們的出現,還有破碎的靈魂環繞在他們四周的冷悚。受夠了,魁登斯心想,緊握著的拳頭滴答滴答地落下鮮紅色液體,他卻痛得毫無知覺。

  「魁登斯,我有東西要給你。」他低聲道,「我希望你擁有這個,我親愛的魁登斯,我很少去信誰,非常少…但是你──你是特別的。」

  他從脖頸上拿下一條鍊子,那是個奇特的符號,魁登斯在過去的時間裡,無數次看到過,他還記得自己有一次問過葛雷夫先生那是甚麼意思,先生卻只是沉默撫摸著那條鍊子。

  之後魁登斯就再也沒有問過關於那個符號,還有那條鍊子的事情。

  他年紀小,可不表示他不懂甚麼是大人的秘密。就如同他當初隱瞞著梅林與葛雷夫先生,自己擁有一隻神奇生物默默然這個秘密一樣。

  「……先生?」魁登斯一雙漂亮的眼睛裡的倒影僅有一個人,他全心全意地將那個人裝在自己的心底。滿臉不解,那條鍊子似乎象徵著甚麼特殊意義,但魁登斯沒敢接下,因為他不理解先生的意義。

  葛雷夫伸手將鍊子環過魁登斯的肩膀,直接替他戴上。

  「收好它。」並且珍惜它…葛雷夫靜靜看著魁登斯。

  他點頭,滿臉像是許下甚麼慎重誓言認真得不能更認真,不算大的小手摸上那個擁有三角形、圓形與直線的符號,似乎這樣就可以讓自己擁有一絲絲從先生那兒繼承來的勇氣。

  他為自己擁有這種想法感到奇特又愧疚,因為他並不足夠勇敢與坦誠,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如先生說的那樣特別,可是先生將這個東西給了自己,那是否表示自己的確在先生心裡有一個特別的地位呢?……



  待續


  今天看玩了神鬼傳奇

  我得說對於這幾天看得"神鬼"為名的電影

  還是神鬼奇航比較好笑,神鬼傳奇只有一個地方比較好笑,其他都比較像是拷貝的吧

  也不完全,大概是有了一個可以比較的前與後的關係,所以很難把經典排出腦袋外

  不過這個故事我也喜歡,特別是設定是一個被歷史埋沒並且剔除的公主,就如我曾經寫下過的心得裡說的

  對於最近的電影總是看到以女性為主要角色來說,我覺得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分水嶺(?)

  至少在電影裡,女性不再是一個類似配角的那種存在的感覺

  也不懂我這樣講有沒有人看懂(抓頭)


  總之就是看了電影很爽


June
10
2017
 
评论
© 偽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