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Reylo】Infection Wounds : 01

就想做個復健這樣   
前兩篇真的是太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東西
重點是...我似乎變成只會寫男性角度了...我依然不是很懂得芮...
但我在努力中  


Chapter 01.
__

班索羅是個自閉的孩子。

小時候並不明顯,直到他要去學校的時候,莉亞才發現這個問題,她一直以為是因為孩子本身比較內向的關係所以並沒有特別去求醫,突然之間,她被動地知道了這個事實,說真的,確實是慌了手腳。

她連忙把丈夫韓索羅從國外叫了回來,夫妻倆討論了大半夜,最後決定延緩一年讓班去學校。他們倆夫妻工作忙碌,要專心照顧兒子實在很難。

但眼下這個問題不想辦法處理的話,他們誰也沒有辦法好好的工作或休息。

她幾乎帶著班把整個歐洲有名的醫生都看遍了,卻沒有誰能拿班有辦法。而她的兒子自從那一天表明了拒絕去學校之後,就再也沒開口說過一句話。

這讓她很心慌。

韓有些遲疑地對著莉亞說,「我有個認識的朋友在這方面還不錯.....你要試試看嗎?」

莉亞瞪他,「早說!」

他們連忙買了機票飛到北美的加拿大多倫多,韓的那個朋友就住在這裡。

這可是個大城市。

一下飛機韓就趕緊聯絡對方,免得妻子又生氣起來。

莉亞看韓鬼鬼祟祟的躲到旁邊講電話,覺得對方有古怪,這念頭一閃而過。比較起來,還是兒子的事情重要。

轉頭就將注意力放在兒子身上,「班,想吃東西嗎?你在飛機上甚麼也沒吃。」

他們搭了幾個小時的飛機,別說孩子,就連他們大人也都感到有些飢餓,莉亞溫和的問。韓這時也走了回來,看著跟自己相似兒子,即使還小,沒人會把他跟韓認錯──那絕對是韓跟莉亞的兒子。

看一看那眼睛、那鼻子,都佔據了父母親美好的部分。

他才五歲,莉亞跟韓沒有送他去上學前班,而是在家裡給他請家教老師,也可能是因為這樣,造成了班現在排斥去學校的原因。

韓跟莉亞對視一眼,面對不講話的兒子,誰都沒有辦法。只好帶著兒子跟行李去到附近的餐廳用餐。

因為他們是從英國來,帶了不少行李,最後他們決定將行李寄託在機場的服務處。

幸好那裏還有這項服務,不然可就得拖著幾個大行李了。
──韓早就告訴過莉亞不要準備這麼多東西,但顯然一個當母親的女人,根本不可能聽你說這些。

「我朋友那邊要晚上才結束,我們先去找個地方住下吧。」
韓拿起紙巾擦擦嘴巴說。

轉頭看安靜不說話的兒子默默吃東西,莉亞將已經切成塊的牛肉分到兒子盤子裡,班要做的就是將那些肉塊消滅掉。

那些分量對一個成年人來說剛剛好,但對班?很抱歉,那還真的有點多過頭。

韓皺眉,「夠了莉亞,班大概吃不了那麼多。他只是不愛講話了,並不表示他會餓到。」聽到這句話,莉亞瞪向自己的丈夫,後者聳肩表示自己只是提醒。

不過他說話的習慣還是沒有改。

「來之前我就訂好了酒店,在附近而已。」莉亞快速消滅最後幾塊肉,順便督促挑食的孩子將旁邊的胡蘿蔔跟花椰菜吃乾淨,那可是很重要的食物。

班懊惱的看著自己的母親,接著求救般的轉頭向自己的父親。

可惜,韓索羅也是個挑食主義。
最後他只能扁著嘴把那些東西吃到肚子裡,扭曲的小臉難看至極,似乎剛剛塞進嘴裡的不是甚麼健康的食物,而是噁心至極的玩意兒。

莉亞可不管這些。

韓回去機場將行李領了過來,莉亞拿著手機帶路三人走到那間酒店去登記。

幸好真的不遠,也就十來分鐘的路程。
興許是坐飛機累了,一家三口都在房間裡休息,直到晚上約好的時間來臨。

韓帶人搭車過去目的地,那是一間不大的小診所,就開在巷子裡,莉亞對這個未曾謀面的醫生心生懷疑──畢竟沒有人會把診所就開在巷子裡,還沒有招牌。

但韓一路上興奮的提起這個朋友,吵得就跟個孩子一樣。就連他們兒子班索羅都表現得比他還要好。但韓卻在要進去之前,臉色有些奇怪的看著莉亞不說話,弄得莉亞渾身都不對,「怎麼,有甚麼不對的嗎?」

她奇怪的問。
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臉,應該沒有掉妝吧?還是臉上有甚麼嗎?

興許是她的眼神太裸露,韓開口解惑,「沒,你的臉沒事。就是等一下見到他的時候,希望你不會生氣。」

莉亞滿頭霧水牽著班一起走了進去。

坐在診所房裡的是一個青年,莉亞一進去見到人的第一反應便是:對方跟我好像。

他們的相似程度近乎九成,對方幾乎是就是另一個性別的自己。

「我是路克‧天行者,很高興見到你,歐嘉納小姐。」
對方親切並且有禮的自我介紹,莉亞壓下看見這人時候一股莫名的親暱感,微笑伸手與之交握。

「我也是,如果今天不是來求醫,我想我會更高興跟你聊天的,天行者先生。」

路克笑著點頭,「沒關係,我相信我們有的是機會,是吧,韓?」

被點名的男人訕訕然咧嘴笑。

莉亞一看這笑容就知道有問題,她瞪過去,很顯然是在告訴韓,回去沒把事情交代清楚就準備睡地板吧的意思。

路克轉頭向旁邊的男孩,一個稚氣卻長得跟父母都像得不會有人認錯的美麗孩子。

他不禁心裡感嘆,班索羅長大之後會是一名比他父母還要好看的人。

也許是看過太多心理醫生,路克的也如同其他醫生一樣做相同的流程。

問問題、作筆記。

而班也如往常的反應相同,保持沉默,一聲不吭。

連續幾個問題,班不但沒有反應,也不願意給予回答。只在自己父母說話時候有點反應以外,在他眼裡,世界似乎就只剩下莉亞、韓跟楚巴卡──父親的一個好友。

路克將筆抵著下巴思考,瞬間整個診間除了輕柔的音樂依然撥放以外,便沒有其他聲音。就在這時,班突兀地抬頭從幾乎被他玩爛的玩具上移開視線看向門外。

他直接從椅子上跳下來,直直地、急躁地想要往外走去。

「班,你要去哪裡?」

「...她在那裏...」

在經過許久沒有開口之後,小孩的聲音略帶沙啞的出現。

除了路克之外,索羅夫妻面面相覷,又驚又喜。喜得是他至少開口說話;驚得是他到底看到了甚麼。莉亞連忙把人拉住,不讓班往外跑,小孩用盡力氣的掙扎,但他無論怎麼掙扎,眼睛看的方向就沒有變過。

──彷彿有誰在那裏呼喚著他。

莉亞很擔心這點,「班、班!告訴媽咪,你看到甚麼?」

「她....她在那裡...就在那裏。我看到了,她在等我。」孩子的力氣小,一下子就筋疲力盡,班只能靠在母親身上,不停地重複呢喃著這句話。

在場的大人們都紛紛對視一眼,用一種近乎安撫的辦法讓班不再那麼情緒激動。

「班,你知道那個女孩在哪裡嗎?」
路克乾脆拿出多倫多的地圖讓他指出來。

但小孩子根本就分不出東西南北,執拗地認準一個方向。
班索羅眼中誰也看不見。

黑暗之中,他只見到另一個女孩,一個蹲在地上哭泣、哭得無比悲傷的女孩,對方的悲傷情緒沿著連結兩人無形的線傳達到了他心裏,他也跟著忍不住悲傷起來。

帶著被遺棄的哀傷,被留下來的孤寂,班索羅猛地搥打自己的胸口,淚水從眼眶中不停流出來,嘴巴張得很大,彷彿就要失去空氣一般地瘋狂換氣。

莉亞與韓、路克都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呆住,最後是身為醫生趕緊從抽屜裡拿出一個紙袋讓班放在嘴巴那裏,並且手掌圈成一個圓形,「呼氣、吐氣,對!做得很好,你做得很好,孩子。」

幾次來回後,班這才真正的平穩下來。

似乎是哭累了,也可能是驚嚇到了,他眼角噙著淚水睡去。
莉亞抱著兒子,心底的擔憂越來越深。

「這是怎麼回事?」
莉亞惱怒極了,若不是班此刻睡著了,只怕她會尖叫大吼。

「別緊張,我大概有點頭緒。」路克給莉亞端了杯開水,示意她先喝一些冷靜,才開口。「你們應該聽過有一種說法,我們人類都是有靈魂的,對吧?」

韓點頭。
莉亞點頭。

「朋友便是跟我們自身靈魂相似的另一個靈魂,因為相似,所以對彼此都覺得相處起來很舒服;而親人是誕生我們的一部分靈魂,甚至是衍生。」路克頓下,別有含意地將視線停頓在莉亞身上,接著說:「而我們的靈魂是個很奇特的存在,即使是現在也沒有多少人相信這種像騙人一般的說法,但我們的靈魂都是有缺陷。」

他好笑的看著莉亞那明顯露出,你也知道你這話講得跟騙子一樣的眼神。韓則是輕輕推了一下妻子,讓她不要這樣。
「靈魂伴侶 soul mate ,我相信你們都聽過這個名詞。」
「但這個名詞不單單只是一個名詞,更是一個動詞。他意味著我們都在尋找靈魂中缺少的那一塊──而班,剛剛就是強烈地看見了自己的靈魂伴侶,才會有這樣的反應。更確切的說,他因為自閉的關係,或者是對另一半感應的程度異常強烈,才會造成對方的情緒也會影響到班。」

莉亞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路克,然後轉向韓,用自以為小的聲音偷偷問著韓,「你確定這個是醫生?怎麼我感覺更像是神經病?」

韓讓自己的妻子逗笑了。
「你至少知道那個叫做班‧肯諾比的醫生,他可是業界有名的醫生。路克就是他的關門弟子,而且,我相信他。」

他偷偷跟莉亞說,回給路克一個無奈的表情。

「莉亞,你或許會覺得我這話聽起來像是騙人。但我說得是真的,這樣看起來,我反而更建議兩位暫時在多倫多住一段時間,我想多接觸下班,或許有助於讓他從自閉中走出來。在我看來,他這是將自己鎖進了一個狹小、黑暗的世界,他聽得到父母的聲音,除此之外都沒有了。」
路克說。

「這件事情我們得回去考慮一下,電話連絡?」
韓看著抱孩子就準備要離開的莉亞,在離開前對著路克說。

「但你...真的不認莉亞嗎?」
臨走前,他問。

路克搖頭,「並不是我不認,而是時間還沒到,或許過兩天莉亞也會知道我們的關係。」

韓莫名其妙地看著路克,深深嘆氣,「你真是越來越像你的老師!」

「你說哪個?」
路克調皮的說,活潑的模樣一點也沒有了剛才認真的表情。
韓翻白眼推門出去追上自己的妻子。

獨留路克一個人在診所裡,然而他卻對自己的外甥感到一絲莫名的恐懼,他在剛才的瞬間感受到一陣陰冷,感受到近乎絕望的氣息。

他握緊拳頭思考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TBC.

晚上好諸君
這裡是Mu

本篇故事通通都是AU
對星戰的正史...等等尚未了解許多的情況下,我沒敢直接寫原設定背景的AU
直接跳到平行世界。

希望你們喜歡!
我盡量每天都寫一點...

所以發現我失蹤了的太太們

嗯、不要意外。不是看小說去補進度了就是在寫這篇了哦!
欸、對,我就喜歡靈魂伴侶的設定。

本篇中的韓比較沒有啥戲份啦,但會比星戰中的韓要有一點肩膀了啦 (喂#

p.s 本文經不起考據,請考據太太們將理智拿掉,純享受吧!阿哩阿多   


January
04
2018
 
评论
热度(18)
© 偽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