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AL】圣树与绿叶(13)五月題目

01.雨

 这是他们在一起冒险的第N次,甘道夫带着他们八人一起躲进了一个洞穴裡,金髮精灵一如往常地走在最前面,他自己则是第二个。确认了洞穴的安全之后,外面勐地落下第一场雨,又大又烈,彷彿有谁忽然痛哭一样。


02.十三

 甘道夫叼着菸斗哈哈笑着,四个小傢伙围在他身边听老巫师讲述着六十多年前,他带着十三个矮人踏上猎杀恶龙的故事。亚拉冈也在旁边一边听一边擦拭着自己配剑,令他意外的是,原来精灵也喜欢听故事。


03.滋润

 一晚上充分的休息,一个个都像是被雨水滋润过的花草树木,金髮精灵更是特别开心,大概是因为外面的森林传达了开心地情绪给他,连带着他也觉得开心。


04.陈旧

 离开之前,他们特别在洞穴裡搜查了一番,却在裡面发现了几个陈旧的武器,他眼尖地发现一条坠子被埋在土裡,亚拉冈谁也没说,只是默默捡起来并且请老巫师检查是否安全,继而默默收在自己的包里。


05. 攻击

 才刚刚走出森林来到草原,却没有想到碰到一群半兽人的追击。除了那四个小哈比人,每个人都直接冲上去迎敌,亚拉冈的始终分出一半的注意力在金髮精灵身上,漂亮的金髮随着他的跳跃宛如太阳光,发散着耀眼的光芒。


06. 疲惫

 好不容易将一批半兽人解决了,却听见不远处传来的声音。他们连忙离开,匆匆忙忙跑了大半草原躲进另一座山脚下的某个山洞的时候,他赫然发现精灵竟没有跟在他们身边,所有人都疲倦了,却没有人愿意抛下他们的伙伴。


07. 自私的

 人总是自私的,至少对亚拉冈来说,这句话简直是对人类最写实的一句话。因为他也是,即使他不完全是一个人类,他是登丹人。他看了一眼甘道夫,二话不说地冲出去找他的精灵,哦是的,他的精灵!


08. 伞

 还以为没有下雨了,却没想到第二场雨来的这麽快又迅速,勒苟拉斯只好解决了最后一个敌人之后,闪到一棵大树上躲雨。对他来说淋雨并不算甚麽,可偏偏他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发烧,这种情况下可不好继续淋雨,若是让自己的病情严重了,那一定会拖延到他们的旅途速度。


09. 焦躁

 亚拉冈一边闪躲着夜晚裡黑暗的森林的伤害,每一个角落都可能会突然冒出他的敌人,就连那些野生动物们也是他要提防的对象。只是…越晚找到他要找的人,心底的焦躁就更多。

 他心底暗自喊着精灵的名字,勒苟拉斯。却不能够大声喊出来,他可不能确定这附近是不是还藏着他的敌人。


10. 新生的

 就在勒苟拉斯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他敏锐地听见了亚拉冈低声呼喊自己名字的声音,也不知道为什麽,仅听到他的声音,一直提着的石头就这麽落在地,他放鬆了警戒,却差一点就从树上摔下去。

 勒苟拉斯连忙从树上爬下去,在找到亚拉冈的时候,他很确定自己像是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人,连一句招呼都没打便晕过去,他想,等他醒来的时候肯定很棒。


11. 苹果 

 勒苟拉斯被亚拉冈带回他们的营地之后,足足昏睡了两天两夜。他们并没有停下脚步,因为勒苟拉斯生病,而他们的人裡面并没有办法医治他,亚拉冈揹着他走了整整一天,一行人找到了一个小镇子,连忙去请来医生。

 等他醒来,看见的便是亚拉冈拿着小刀削苹果皮的模样,他忽然觉得那颗苹果肯定是最好吃的!


12. 喷漆罐 

 他们停留在某个小镇上,还算是平稳的小镇子。在勒苟拉斯养病的时候,亚拉冈出去给他买点东西,路上看到几个调皮的小孩拿着一罐不知道是甚麽的东西往牆上涂涂画画。

 「那个啊!叫做喷漆罐,是我们这裡一个男人的新发明。挺好玩的!」

 亚拉冈看着那些小孩子玩得不亦乐乎的模样,他想,应该是一个好东西吧!


13. 刺激 

 大概是这一次勒苟拉斯又失踪又生病的关係,金髮精灵发现自己似乎被人看得更紧了。

 

14. 森罗万象 

 要重新出发的前一晚上,勒苟拉斯算是好的七七八八,在他的坚持下才决定在他没有完全好的时候决定再度上路。夜晚,亚拉冈始终睡不着,披星戴月凝望星空,「很美吧!」

 精灵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亚拉冈勾起嘴角并没有回头:「是啊,像甘道夫说的,森罗万象。」

 「森罗万象?」精灵一脸不解。

 亚拉冈轻轻笑着,给他解释这四个字的意思,两人在星空下小声交谈许久,直到金髮精灵撑不住歪头睡着,亚拉冈才低头轻轻在他额上烙下一吻,对他来说,所谓的森罗万象都不过一个他。


15. 闷热 

 也许是前两天都下雨的关係,接下来好几天天气都闷得让人崩溃,精灵已经热得想把身上最后一件衣服脱下,亚拉冈死死瞪着他,让他很无语的坚持着把衬衣穿在身上,略带羡慕的看着其他人光着半身在溪河裡玩水。


16. 治癒 

 他这场病半好半坏,幸好他们接下来的旅途多多少少都有碰到村落,在病了半个月之后,才算全好,亚拉冈这才同意他玩水解闷。


17. 呐喊 

 在中土世界裡的山脉可不算少,他们爬上一座小山顶的时候,金髮精灵心血来潮地朝着山谷呐喊,几个小傢伙们见状也跟着效彷。几乎是所有人都喊了,只剩下亚拉冈,他无奈的走上前去,望着远方还可以看见魔多的方向,大喊着:为远征队!

 他们都知道这句话背后的意义,谁也没有嘲笑谁的幼稚,谁都没有遗弃谁,相互扶持着,才可以走下去。


18. 凝视 

 勒苟拉斯总觉得自己似乎被盯着很久,趁着四下无人的时候,他拉着亚拉冈到旁边,堆起一脸讨好的笑容,「我已经好了!」言外之意是你别再盯着我了,拜託。

 亚拉冈挑起眉毛没说话,凝视着他的脸,属于精灵的漂亮五官此时此刻正认真地给他看呢。一点一点用双眼描绘着勒苟拉斯的轮廓,在把精灵看得实在受不了之前他收回自己的目光,微笑而残忍的拒绝:「不行!」

 精灵觉得自己肯定是最可怜的精灵没有之一!


19. 锁鍊 

 握操这题怎麽写(哭)


20. 回忆

 在很久很久以后,他希望陪在身边的,是他一直注视的那个人。




所谓江郎才尽!

我倒数第二题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写(抹脸)

求放过~~

好久没写了,虽然下午的时候写五月的题目另一对夫夫,写太开心,结果我妹一手拔掉电源我就死机,几千字消失,我整个都崩溃了!

现在只好把他摆在那里,当坑了!

(抹脸)


评论 ( 4 )
热度 ( 13 )
  1. 银狼王赫帝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