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AL】現在的我跟你 (上)

 亞拉岡深吸一口氣,帶著忐忑的心情走到台上。

 他的家人都到場,其中還有跟他關係還不錯的堂姊亞玟也到了─說起來他還有點喜歡這個遠親堂姐─令他的畢業典禮特別緊張。

 像個手足無措的少年,企圖表現更好。

 校長笑咪咪的將畢業證書交到他手上,年紀一把的校長白了頭髮也白了鬍子,看上去頗像近年流行過的電影裡的魔法師。

 「恭喜你畢業了,我親愛的孩子。」老校長給他一個擁抱,靠在亞拉岡耳邊輕輕地又說了一句:「他會高興的。」

 深棕色短髮的男人,或者說,剛剛從青年準備轉變為男人的他在那瞬間,腦海裡竟浮現一個很久、很久以前曾經見過一次的模糊身影。

 當他從台上恍恍惚惚走下來,一把好聽的女聲擔憂地問:「你沒事吧,亞拉岡?」

 他才回過神,看著自己的家人,從靈魂深處湧上一股強烈的不滿......不對,這都不對,為什麼...明明所有人都在眼前了,他仍有個地方空蕩蕩。亞拉岡扭頭回去,像從校長的眼中看出些甚麼來,老校長卻已經消失在台上,底下的老師們紛紛將副校長找來主持典禮。

 亞拉岡強迫自己將視線轉回來,亞玟擔憂的表情讓他混亂的情緒平緩了一點點,「沒事,只是感覺自己好像忘記甚麼,大概是跟誰說好了要一起慶祝吧。」他搖搖頭說。

 卻沒有注意到亞玟的表情在聽見他的話瞬間僵硬,一旁的人也紛紛對彼此投以擔心的目光,波羅莫往前一步把手搭上亞拉岡的肩膀,「你啥都記得,偏偏忘了跟我們約了要去吃飯嗎?今天可是你畢業啊!幾歲了,現在才念完大學!哈哈。」

 亞拉岡好脾氣道:「這不是沒辦法嗎?」

 據說,好幾年前他出了一場意外,恢復之後他卻忘記了最近幾年的事情,只記得一部分。該認識的人都記得,不該認識的一個也不認識。

 他只記得自己的父母只是喜極而泣,嘴裡念著:活著就好,活著就好,忘記了就忘了吧!......其實他很想問的,想問問他忘記了甚麼,張了嘴亞拉岡還是沒有開口把問題說出來。

 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他無法習慣現在的生活,總覺得這一切都像個夢一樣,普通的活著,普通的跑去當學生。他看著有點老成,但還是帥的把整個學校的女孩子都迷倒。

 ──哦對,當時學校還有另一個出名的傢伙......好像叫甚麼葉子的。亞拉岡默默的回想,但很快就把注意力拉回來。

 他順從父母的安排,朋友的安撫,才慢慢從空白走出來,慢慢學著當自己。如果他不是真心對學校有一絲欲念,對學習感到有趣,大概也不會在逼近三十歲的現在還跑來當學生。

 想起自己的年紀,他苦笑起來。

 波羅莫一行人把亞拉岡拉著去訂好的餐廳吃飯,走在最後面的亞玟跟佛羅多擔心又難過的低聲細語。

 「他開始想起來了嗎?」亞玟擔心的問。

 佛羅多是老校長一個朋友的孫子,算是真正的大學生,他跟另外三個同年齡的好友意外的跟這群大人相處得特別好,關係自然就變好。

 佛羅多搖搖頭,「平常沒有甚麼特別的反應。」佛羅多安靜的說,「可是他經常會對著某個方向發呆,最近....更常這麼做,他自己卻不知道自己做了這種事情。」

 一聽佛羅多這話,亞玟的眉毛皺緊了緊,最後深深嘆氣,「算了吧,已經瞞這麼久了.....」

 佛羅多奇怪的看了亞玟一眼。

 其實他一點都不能理解為甚麼亞拉岡身邊的人都選擇將一段過去隱瞞,對他自己而言,這樣的謊言或許是善意的,但並不能永遠都藏著掖著,只要是秘密,總會有被挖出來的一天。

 這不好,一點都不好。他自己想過,如果有一天他跟亞拉岡的處境對調了,他會希望身邊知道的人瞞著自己嗎?

 ......不,就算秘密再大、真相再傷人,他都寧可親自去面對,而不是自欺欺人....面對亞玟等人的哀求,他只能答應除非亞拉岡自己提起,他就不會主動去說。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離開,在學校一處天台,金色長髮隨意綁著順著風飄動,老校長笑咪咪的走到他身邊,「他畢業了呢。」

 「嗯,我看到了。」

 「四年了,他還是沒有想起你嗎?」

 「......」

 老校長一點也不介意青年的沉默,或者說,已經習慣了,「四年了,就算是懲罰自己也已經很夠了,勒苟拉斯。」

 金髮青年......勒苟拉斯沉默不語,視力及好的他,雙眼凝視上了車慢慢遠去的影子。他沉默很久很久,「再說吧...再說吧,甘道夫。」接著轉身離開。

 老校長依舊微笑著,始終瞇著的眼慢慢睜開,他對著放晴的藍空,忽地說了一句:「時間....終於又開始走了。」

 

 仿佛是為了回應甘道夫的話,亞拉岡畢業之後第三天,他從宿舍搬出來,準備在學校附近租房子找工作,父母那邊早早就已經說好,相較於他匆忙搬家的行為,有很多人都已經在畢業之前就將自己的東西都搬出來。

 亞拉岡的東西並不多,但還是裝了幾個紙箱,金靂特地開了輛車過來接他,「你找到地方了嗎,老兄?」

 「當然!」亞拉岡微笑的說,「是一個還不錯的地方呢,你去了也會喜歡!房東還挺不錯的一個人。」

 「嘿!你是想告訴我那是個美女嗎?」

 「哈哈!你除了酒之外就是美女,還有沒有別的啊。」亞拉岡哈哈笑起來,燦爛耀眼,竟比那些大學生們更要像大學生的模樣。

 金靂看著亞拉岡笑著模樣,忽然有一種愧疚,體力活兒幹的更熱火朝天。他開車來到亞拉岡指定的地方,眼見越來越熟悉的街道大樓,心底有一種不太妙的預感。

 下了車,亞拉岡指使著金靂幫忙將東西搬到社區一棟公寓的五樓,金靂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

 ......這不是那個討厭鬼住的地方嗎?

 「你...你真的住這裡?」

 亞拉岡從口袋裡翻出鑰匙開門,挑起一邊的眉毛,似乎在說:你覺得呢?

 金靂翻了個白眼,糾結的看著很是自然的走進去屋子裡的亞拉岡,最後把心一橫,不管了,既然這樣他們都可以碰到一起,他也不想管了。

 他們花了一天的時間在整理東西,亞拉岡提議到附近的餐廳吃飯,金靂抹了抹汗,表示自己晚上真有事,拒絕了亞拉岡的好意,「兄弟,有的是機會讓你請吃飯!」

 他拍拍亞拉岡的肩膀,開著車就跑了。

 亞拉岡無奈,只好自己去買了一點菜,準備回家煮來當晚餐,摸了摸餓扁的肚子,他下意識拿了幾道自己不怎麼吃的菜,結帳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又犯了傻。

 這樣的事情一再反覆發生過,他已經習慣自己老是拿自己不吃的東西去結帳,久了他也不當一回事。

 今天卻不是,他是在回家了才發現這件事情。

 同時間,他的房東打電話給他,「亞拉岡,你當初來談合約的時候,還記得我說過除了你之外,還有一個室友吧?」

 「知道,哈爾達。不過你不是說我的室友暫時不在國內嗎?」

 哈爾達是他的房東,年紀比他大上約十歲,看著卻跟自己差不多。亞拉岡一邊做菜一邊說,並沒有注意到家裡的大門被人轉開。

 「我忘記跟你說,那是我表弟,同時也是這屋子的所有權人。」哈爾達在電話那頭說得很歡快,亞拉岡卻是聽得傻眼。

 「你.....你再說一次?」

 

 TBC.

 好囉!其實我本來應該寫到兩人相見的地方。

 但我停在這裡,就是想把後面留著。

 希望你們喜歡!

 --我更新了!!!!其實我已經醒了很久,只是剛好在忙(家裡賣早餐的傷不起)--

评论 ( 2 )
热度 ( 13 )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