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AL】現在的我跟你(中)

 亞拉岡的手機夾在肩膀與臉頰之間,腦袋歪了一邊,手上的動作驟然停下,對哈爾達剛剛所說的話有些不可置信。

 他怎麼可能沒有聽說過勒苟拉斯的名字,這名字在他唸大學時候,幾乎是如影隨行──校草勒苟拉斯與系草亞拉岡──的名頭在校園甚至校園之外都是鼎鼎有名。

 但他卻從來沒有真實的見到過那個叫做勒苟拉斯‧綠葉的人,亞拉岡只知道,勒苟拉斯曾經也是這間學校的學生之一,他以最為卓越優異的成績畢業,那時候的勒苟拉斯更是出名,因為他有一個很相愛的戀人。

 根據同班女同學的八卦系統,亞拉岡大概知道勒苟拉斯本來是準備跟他的戀人到國外繼續念研究所,甚麼都準備好,就只差臨門一腳,卻在前往機場的時候,兩人搭的車子出了意外,好笑的是,勒苟拉斯跟他的戀人前一腳跟後一腳的差別,竟是生死之別。

 每每聽起勒苟拉斯的傳言,亞拉岡的心底都會湧起一陣奇怪的感覺,仿佛有甚麼重要的東西被忘記了,或者說,有一個他最重要的東西被人硬生生從血骨中剝離。

 但他從來沒有表現出那種不舒服的感覺。

 現在突然之間聽到自己租到的房子竟是那個“勒苟拉斯”的所有,亞拉岡頓時間覺得上帝似乎是在跟他開一個很難笑的玩笑。

 身後傳來一陣重物放下的聲音,他詫異地回頭───

 如果說這個世界真的有天使的存在,那一定就是眼前這個人的模樣吧!

 耀眼金髮在陽光之下閃閃發光,宛如晶鑽的藍色雙眸隱隱流轉著天藍色光芒,白皙的肌膚彷彿會發光似的露在衣袖之外───但亞拉岡卻覺得自己從那個人的雙眼中看見了幾乎令人無法喘息的悲傷。

 「他剛給我打過電話說已經回國了,看到他的時候別嚇到了!」哈爾達的聲音還在電話那頭大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亞拉岡沉默太久,在他講完這句話之後,哈爾達自顧自的切斷了通話。

 哈爾達轉身看著身邊的男人,對方一身嚴厲端莊的神情,渾身散發著不可褻瀆焉的氣息,讓人忍不住便對男人感到敬畏。

 「教主,您確定要這麼做嗎?」

 哈爾達的聲音透著擔憂,他真的不知道他們當初的做法是不是錯了,就好比現在....

 男人安靜的站在花園之中,百花盛開,奼紫嫣紅,卻遮掩不掉男人身上可怕的氣息與氛圍。

 「......這是我唯一能為他做的。」

 四年的時間,足夠了。

 

 「你好。」那美麗得幾乎是從小說或者漫畫裡面走出來的人率先開口打招呼,他的聲音很好聽,比起自己的聲音,亞拉岡覺得他的聲音似風鈴那般清脆。

 「你...你好...」他楞了好幾秒才回神,連忙把正在炒菜的火關了,將手洗乾淨了走出廚房,帶著和他年紀不符的靦腆笑容說,「你就是勒苟拉斯吧,我常常聽到你的名字。」

 青年──勒苟拉斯緊緊盯著亞拉岡不放,專注的讓後者有種頭皮發毛的感覺,接著青年嘴角慢慢彎起微笑,尷尬而不舒服的氛圍立刻被打散不復存在。

 「你一定就是亞拉岡了吧,哈爾達有跟我說過。」

 亞拉岡抽了抽嘴角,有點跟不上眼前這個人的思緒,怎麼會有人能夠一下子從悲傷逆流成海的那種感覺跳痛到歡快的初次見面你好嗎的環境中。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新室友了,請多指教。」金髮青年笑咪咪的伸出手,釋出善意。

 亞拉岡看著那隻手,面對這個人除了跟不上節奏的思緒以外,更有種莫名的熟識,他慢慢伸出手握住對方比自己小了一點的手,勒苟拉斯的手握起來的感覺竟讓他有一種找回失去的東西的感覺。

 ──彷彿他們本該十指交扣、彷彿勒苟拉斯的手與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為香契....那種理所當然的觸覺與靈魂悸動讓亞拉岡當下腦子就熱起來,猛地抓著對方的手,將長袖子一把扯掉,彷彿在確認甚麼似的快速將對方的手板過來。

 勒苟拉斯的右手腕上露出白皙肌膚上一條又一條可怖的傷痕,整個手腕上布滿這些痕跡,可怖得讓人無法直視。

 亞拉岡只感覺自己很生氣,那種怒火不知從何處燃燒起來,明明就很生氣很難過也傷心,但他卻只能伸出另一隻顫顫巍巍的手,很輕、很輕地觸碰上那些傷口。

 彷彿受傷的疼痛可以因此過到他身上──他寧可自己承受那些傷口,也不願眼前的人有任何一絲受傷的可能。

 ──但是他不能,因為他誰也不是。

 「亞拉岡?!」

 勒苟拉斯的聲音將他從不知名的怒火拉回一點點理智,亞拉岡一臉抱歉的將他的手放開,依依不捨的溫度從手中脫去。

 「我很抱歉!你的衣服....」他勉強自己將理智找回來,卻發現腦子一片混亂,「我...有點不舒服,抱歉。」

 匆匆忙忙便跑進自己的房裡,亞拉岡整個人都縮捲在床上,腦袋的劇烈疼痛像是要將他整個人都撕裂,疼得讓他無法思考。在他的疼痛中,他似乎又聽見了剛才那個人的聲音,歡快興奮。

 “亞拉岡,我考上了!”

 “對,我知道。如果我沒有幫你報名,你也不會有這個機會吧,我親愛的綠葉。”

 “哈哈!那我還真的要感謝你的雞婆囉!”

 “不用客氣,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去。我記得你的父親也在那裏,不是嗎?”

 “可是....父親並不怎麼喜歡你。”

 “不用擔心。”

 ──所以無論甚麼事情都不需要去擔心,你是我最重要的綠葉,我唯一的珍重,無論發生甚麼事情,我都不會讓你難過。

 亞拉岡緊緊抱著自己的腦袋,在疼痛中慢慢陷入昏迷,只是在昏迷之前,他似乎看見剛剛才認識卻像是認識一輩子的人在眼前,那一臉緊張擔心的抓著自己,他卻還有力氣擠出一抹難看的微笑,安撫地道:「別擔心,我沒事。」

 他沒能聽見那個人近乎撕心裂肺的呼喊,一片黑暗襲來。

 

TBC

對不起我就是寫不完他....
總覺得有甚麼不太對的地方...
往死虐....到底是虐誰啊QAQQQ


评论 ( 6 )
热度 ( 9 )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