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瓶邪】温柔眷养 第一章 小孩

温柔眷养 第一章 小孩

 小孩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他有些头疼的望着那孩子,外面的天空慢慢昏黄。

 「你乾脆先带着吧,我看这孩子还挺乖的。」

 胖子走到他身边拍拍肩膀说。

 吴邪一脸无奈又头痛的看他一眼「问题是,我没带过小孩啊!这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走失的...我先带他去警察局报案,万一他的父母找来了,也比较好办事情。」

 轻叹口气,他走过去蹲在小孩面前,「小傢伙,你叫甚么名字?」

 小男孩没有理他,低着头不说话。

 「别人问话,你得看着对方的眼睛才有礼貌。」吴邪道,「我叫吴邪,那傢伙叫胖子。我们已经告诉你我们的名字了,该你了,交换名字也是一种礼仪!」

 对方微微动了一下,吴邪想果然小孩子还是要用柺的,他期待地看着小孩抬起头,从发现这孩子莫名其妙地跟着他们俩之后,就没有看见过小孩的全貌。

 吴邪蹲着等半天,胖子在旁边打了一个大瞌睡,忍不住先说:「我不行了,先回去了。我看这傢伙比较喜欢跟着你,天真同志加油!」说完便脚底抹油跑了。

 吴邪根本来不及拒绝,那胖子跑得跟甚么一样快。

 在原地蹲了一会儿,他腿都麻了,乾脆站起来在小孩的旁边一屁股坐下,天色已经全黑了,本来只是一点点的毛毛细雨,瞬间成了倾盆大雨。吴邪瞪大眼睛,顿时间脑海出现一句老话:人倒楣起来喝凉水都会呛到。

 「我说,你到底为啥要跟着我啊?」

 「不知道。」

 「你一个小毛头,莫名其妙跟着人你还说不...等等,你刚刚跟我说话了吗?」

 吴邪碎碎念了半天,才赫然发现那小孩竟然回话了。

 他吃惊的扭头看过去,小孩已经将脸抬起来,有点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清瘦的模样看着很让人心疼,更别说那孩子几乎清澈的黑色眼睛,彷彿可以穿过了刘海直接看见吴邪心底脑海。

 这让他有点不太舒服,他吞了吞口水,「那你...叫甚么?」

 问题回到原点,小孩就低下去头不再说话。

 吴邪却不知道他是不愿回答这个问题,还是因为小孩子感受到了吴邪下意识的闪躲。

 「你...你...简直就是个闷油瓶子!」他气得这么说,看着这雨似乎没有变小的倾向。

 “咕噜”一声传来,吴邪连忙扭头看过去,声音是从小孩─闷油瓶,这是他决定给小傢伙的别名─那儿传来,小孩摸摸自己的肚子,动作中带着一丝丝可怜,接着小孩抬起头看吴邪。

 双眼裡写满着不解,吴邪愣了一下,开口:「你多久没吃东西了?」

 小孩摇摇头。

 吴邪想了一下,「你不知道多久没吃,还是没有记得?」

 「...不知道,这就是要吃东西的意思吗?」

 ......感情这小鬼不知道人是会饿肚子的?他父母到底怎么教的啊!?难道是虐待?还是其实他是从人口贩子逃出来的?吴邪在瞬间脑补一大堆,却不知道小孩其实只是第一次听到肚子叫的声音才这么问而已。

 哪来那么多被害...

 「...张起灵,我的名字。」

 「哦哦,张起灵啊,不错的名字啊!你干么刚刚打死不告诉我啊?」

 吴邪的注意力一下就被拉走,立刻忘记刚刚他想的东西。

 小孩深深的看他一眼,吴邪总觉得他从那双眼睛裡看到了一个叫做鄙视的感觉。

 「你那甚么表情啊!」吴邪气得想跟他吵架,可是又觉得跟一个小了自己不知道几算的小鬼吵架也太掉价,乾脆转过头不理他。

 小孩......张起灵的肚子已经叫了第二次起来,吴邪偷偷看一眼张起灵,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通常小孩子肚子饿的话都会跟人喊,可是张起灵不但不会喊饿,还会一脸奇怪的摸着自己肚子,似乎在研究为什么他会有声音...

 研...研究个屁啦!他摇摇头甩掉那奇怪的想法,不就是小孩!他也成年了,跟一个小孩子计较这么多也太失大人风格。

 「走!我带你去吃东西,别以为这样我就不计较你刚刚的没礼貌。一会儿让哥我好好跟你讲讲甚么是礼貌。」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但幸好他们在骑楼裡面,不避雨也可以找到吃的餐厅。

 一大一小进去,吴邪作主给他点了碗麵,「赶紧吃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回去做!」

 其实是要回去写报告,碰到个走失小孩不写报告能行吗?老头子一定又要跟他哀哀叫。

 「嗯。」

 小孩点点头,一碗便宜的麵跟用一次就丢的筷子,简陋的小吃店,偏偏张起灵可以把他吃得像是在高级餐厅一样,举止优雅,就连吃东西的模样都那么吸引人。

 看的吴邪都傻了,一边坐着的客人频频往他们这儿看过来,有得乾脆拿手机起来拍,这简直不可思议的奇耙。

 他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赶紧把自己那碗麵稀哩呼噜就吃光把钱扔桌子上大喊:「结帐!」

 也不等找钱,拉了张起灵跑。

 他可没有被人围观的嗜好,也不知道跑得多远,他累的喘吁吁扶着一旁的牆,他好歹也长了个百八十大长腿跑起来比小孩快了不知道多。

 张起灵硬是跟上了他的速度,即便是满头大汗,模样也没有吴邪那样悽惨,这么一比较下来,吴邪都要觉得眼前这孩子到底是甚么来头了。

 「你...你到底是谁?」

 张起灵几个换气慢慢把呼吸调整回来,顺手把额上的汗水抹掉,浏海一下就被掀起来,吴邪看见额头上的疤痕,似曾相似,却想不起来。

 

 「你...那个伤疤怎么来的?」

 


 TBC.

 我的手没力气了,或者说,很痛了。

 剩下的明天晚上继续

 很短的一篇,其实只是想要写温柔眷养这四个字背后的故事。

 我喜欢年下,所以,张起灵比吴邪小。

 私心罢了

 晚安

September
03
2016
 
评论
热度(2)
© 偽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