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瓶邪】溫柔眷養 第二章 你是誰

溫柔眷養 第二章 你是誰


 张起灵抬起头莫名其妙地望着吴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瓜,眼底写满了不解。吴邪摇摇脑袋,「没事,我就是看你那个伤口似乎挺大的,应该很痛吧?」

 「嗯。」

 小孩闷声说。

 两个人一大一小就这麽杵在路上,吴邪回过神,牵着小孩到到警察局去。

 「秀秀呢?」

 「霍秀秀吗?你哪裡找?」

 警察局门口的负责人问,那是一个挺年轻的小伙子,问话的时候眼中带着警戒。不是没有警员的亲朋好友直接找过来,但是那种情况一向很少发生,也因此他得问清楚。

 「没事,秀秀若是不在你帮我处理也可以。」他指着身边的小孩,「帮我做个登记失踪孩童吧,虽然还没有过你们的警员的登记时间,不过还是可以先登记起来吧?」

 「超过四十八小时了?」

 年轻小伙子问。

 吴邪摇摇头,「刚不跟你说了没有吗?」

 「那很抱歉,我这裡帮不上忙,你有联络他的家人吗?或者问问看他家在哪裡?」

 吴邪顿了一下,低头看张起灵,「你还记得你住哪裡吗?」

 后者看着他,沉默一阵才点点头,吴邪顿时间很想骂声狗日的。跟警员小哥挥爪子说掰掰,「你家在哪裡,我带你回去。」

 张起灵歪着脑袋,略一看还挺可爱的,如果不是那张面瘫脸的话,吴邪觉得自己会忍不住伸出自己邪恶的爪子捏捏张起灵的小脸儿。

 张起灵开口:「我知道在哪裡,可是不知道地址。」

 言下之意就是我可以带你去可是你不能让我自己回去。

 吴邪忍不住想要翻白眼了,这小鬼真是小孩吗?成精了吧成精了。

 他在路边招了辆计程车,在张起灵的指示下,他们到达了目的地。

 吴邪拉着小孩儿下车付钱,站在这个异常熟悉的地方,他觉得自己的脑壳子又痛了…这他娘的不是他自个儿的住处吗?这死小孩是在玩儿自己吗?

 「这不是我家吗?」

 张起灵点点头,淡定的走过去在那户家门口旁边的盆栽裡面找出备用钥匙,非常冷静的把门打开,跟回到自己家一样走进去,独留一个吴邪在外面僵成木头人。

 张起灵还挺好心的回过头来看他一眼,「你不进来吗?」

 ………握操!搞得跟你自己家一样是怎样?这房子还是小爷存钱买的啊,他现在还在缴房贷呢!你个小毛头搞甚麽东西啊!气得吴邪一肚子火,他冲了进去想找那死小孩理论吵架。

 可是进去的瞬间,裡面一片黑暗,甚麽也没有。

 好啊,跟我玩捉迷藏吗?看小爷不把你揪出来胖奏一顿,小爷跟你姓了!

 「闷油瓶儿?…张起灵?……你个死小孩在哪裡啊真是…」

 他东翻西找的,连床底下沙发下可是翻了个天,一点都没有那孩子的影子,望着灯火通明的屋子,安静无声,顿时间他浑身颤抖起来,鸡皮疙瘩都起来…

 他娘的自己该不会碰着那个了吧…

 吴邪怕怕的吞口水,手下意识深到脖子去摸摸自己的保命绳。那是十年前他父母给自己求来的保命绳,说是一个大师特地交代一定要带着的,只要带着,任何的意外都不会有事情,或许有大小伤害,但绝不会伤到生命。

 吴邪也养成了时不时摸摸自己的保命绳的习惯,在保命绳上面还繫着一条青铜製的鱼,不大,约一个指甲盖的长度而已。

 

 「张、张启灵,你在哪裡?」

 他的声音有些压抑,却不知道是害怕,或是担心。

 「叫我?」张起灵的声音忽地从他身后出现,吴邪吓得险些跳起来,勐然转过身看见的却不是一个小孩的模样,而是一个成年男子的模样。

 对方光裸着上半身,不分前后都是长髮,吓得吴邪往后跌了一步。

 「你、你是谁?」

 好歹也是个军人,他胆子也不是那麽小,就是碰到的时候会有点怕怕的,他恢復平常的胆量,直接问,动作上也不迟疑的摆出防范的动作。

 张起灵没说话,好一会儿他动了。

 吴邪死死盯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傢伙走到他的厨房,点了灯开始翻自己的冰箱,开火煮饭…动作流畅的彷彿天天都这麽做一样。

 他顿时间有些懵了。

 这是怎麽回事……?难道这其实才是他家不是我家吗?吴邪满脸懵的看了看四周,无论他怎麽看,那些摆设跟家具都是他亲自去买回来的,怎麽看这应该都是自己家…吧?

 许多军人从军在家裡的时间很少,那些结婚有家庭的比较例外之外,大多数的单身狗几乎都在部队宿舍居多,更别说他的单位特殊,经常有任务全世界到处跑。

 「你…你到底是甚麽人?」

 对方根本不鸟他,迳自做好了一道道香喷喷的饭菜,摆在桌子上,手脚麻利收拾了锅碗瓢盆,拉了椅子自己坐下来,这时候他才抬头看吴邪,眼中写满着:你不饿吗?

 同一时间,一阵“咕噜”声音响起。

 吴邪的脸一下子红起来,摸着自己的肚子,眼前是一桌子的美食,光看那模样就特别好吃,更别说是香气四溢。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不是他的意志力不好,能从列兵爬到准尉也不简单。

 「我是张起灵,住在这裡。」张起灵迳自吃起饭菜,动作依然如吴邪早些看见的那样优雅,是一头长髮看得吴邪浑身不舒服。

 「这裡明明是我家,为什麽变成你住的地方?」

 「我租的。」

 「租…租的?」这回换吴邪傻眼。

 他怎麽不知道他把自家租出去了?!

 「一个叫做吴三省的人租给我的,一个月一千六人民币。你若不信,可以打电话去问问。」

 一个月一千六的人民币还算可以,自己这屋子三房两厅两卫,给一个家庭住都有馀,不过因为不是在比较繁华的地方,这个价钱还可以,看来三叔也没有做亏本生意嘛…

 他在心底算了一算,才发现自己的思绪被牵着走。

 「怎麽可能,这房子的屋主是我,三叔没有那个资格帮我出租!…不对,我问的是,你怎麽会从一个小孩子变成一个大人,你到底是甚麽?」

 

TBC.

太阳后裔看太多....

其实没有特别喜欢那部耶 ....

可是还是对军人啊甚麽的情有独锺

军阶比照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阶

房租价格比照网路上看到的北京价格

大概大概而已(漂走)


September
05
2016
 
评论
热度(12)
© 偽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