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瓶邪】TonighT

不會畫畫,只好想辦法把想要看見的畫面,用文字,慢慢的寫出來。


 夜風徐徐,路燈下的影子拉得老長,讓人在意的是路上的車子一輛接一輛,路人帶著疲倦愉悅的表情慢慢走著。

 他戴著耳機慢吞吞地走著,嘴裡偶爾哼著耳機傳出來的音樂旋律,跟著幾句幾字破碎的歌詞。手裡提著剛剛從超市買的東西,準備回家之後好好的煮一頓吃的。

 雖然還是加班了,可是心情好得他覺得回家就是辛苦一點自己動手做點甚麼,都是開心的事情。

 他住的地方不遠,走路公司只要十分鐘。

 以往下班離開公司就可以看見那個人在等自己,就算再疲倦,他都覺德心情是雀躍的,好像一看到那個人他就可以把公司裡的所有事情都拋到腦後了。

 今天沒見到他有點空虛,可是一想到自己跟他的約定,就又覺得其實不礙事,明天就可以見面了啊!

 想到這裡,他又低低笑起來。

 像個戀愛中的笨蛋一樣啊!

 拖著有點疲倦而愉悅的心情,他開始期待起明天,卻不知道他在等的人就在面前,哼著音樂,他沒有去注意身邊路過的人或者車子,數著自己的腳步,像個小孩似,蹦蹦跳跳走過去。

 突然之間他停下來回頭,一雙好看的黑白眼眸瞬間瞪得老大,「小、小哥?!」

 那個站在路燈下,光線從那個人的頭頂照射下來,卻在這時候讓他的面容變得模糊不清楚,像是一個很遠的人,他有點不可置信,那個說明天才會來的人就這麼簡單的在自己面前了。

 他甚至狠狠捏了自己的臉,「嘶!疼啊!」真不是作夢!

 他跑了過去,撲上去,大喊著:「你回來了!」

 「嗯。」男人帶著淺淺的微笑回擁,將臉埋進他的肩窩,深深吸一口屬於他的味道,煩躁的心情才緩和些:「我回來了。」

 兩人相擁了好一段時間,路過的人有的帶著奇怪的目光打量,有的則笑著看著他們兩,似乎為他們倆的相逢感到開心。

 他主動放開對方,眼角似乎還有一點點的淚水,其實他並不相信男人說一定會回來的話,可是有希望才能有期望。

 如今,他給了自己可不是個甚麼小驚喜了呢!

 「你怎麼回來了?還提早了一天,那邊肯放你回來?」

 「嗯。」男人沉默寡言,臉上的淺笑卻始終沒有放下,讓他清楚地感覺,其實對方也是和自己擁有一樣的心情,想到這點他就覺得開心。

 「我剛好買了菜,你吃了嗎?還是吃過了?」

 男人搖搖頭,他立刻就明白,男人是在回來的第一時間來找自己的,一旦發現這點,他便覺得心底癢癢的,他悄悄看了一眼四周,正好沒有人。

 他猛地轉頭對準男人的嘴親吻下去,之後立刻離開,像個偷吃到糖果的小孩一樣笑個不停。

 「....吳邪。」

 男人低低喊一聲,他沒有半點危機意識的轉頭過去,卻被男人狠狠的回吻,男人捏住他的下巴扣住他的後腦袋,卻不是像他那樣蜻蜓點水的吻,而是熱烈如暴風的親吻。

 男人輕巧撬開他的唇齒,濕潤的舌頭宛如蛇一樣靈活地鑽進去他嘴裡,找到目標攪和一遍遍,將他白齒上上下下舔過一次,像是不捨的一樣,直把人深吻到幾呼無法呼吸了,才勉強放過他。

 「哪、哪有人像你這樣的啊!」他可憐兮兮的抱怨著,感覺自己的肺簡直要爆炸了一樣,有點悽慘。

 男人沒有說話,挑起一邊眉毛望著他,「這還只是利息而已。」

 「利息?」他忙著呼吸,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等回過神才知道他在講甚麼,立刻臉紅起來,「張起靈!」

 男人這才綻放笑容,拉住他的手完全不擔心他會甩開自己的手,十指交扣,一晃一晃地,勾勒著兩人地上的影子慢慢走回他們的家。

 「對了,晚上吃甚麼好呢?」

 「都可以。」

 「那就吃些簡單的家常菜吧,我把錢都留著準備明天給你弄點好吃了,今天也沒有太多材料。對了,明天我也休假,要不咱們明天去找胖子吃飯吧,蹭點飯,他那兒甚麼不多就吃得多!信我一回,小爺可是都準備得很好呢!」

 「行。」

 「然後我們還可以去看場電影,跟你說,我有幾部電影老早就想看了,有一部還在上映中,你明天可以陪我去,另外幾部咱們租片子回家自己看!」

 「好。」

 「還有還有.....」

 

 名叫吳邪的男子機哩瓜啦的講個不停,彷彿這十分鐘的路途是那樣的遙遠,他牽著身邊的人的手感覺可以就這麼一直走下去直到世界的盡頭。

 這年他十七歲。

 

 名為張起靈的男人安靜沉默,寡言的似乎難以相處,卻始終帶著溫柔淺笑,緊握著的雙手沒有鬆開的瞬間,他一雙如墨的眼一點動搖都沒有,就這麼安靜的望著活力十射的他,心底某一處的柔軟只為了這個人而綻放。

 這年他三十歲。

 

 Fin.


 就這樣,簡簡單單。

 可是我覺得這樣的畫面很棒,你們呢。

 好吧我有點甜到了,牙疼!

评论
热度 ( 5 )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