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夢/Creves】

在夢中,前面我忘記了,但是後面的部分我還記的!是葛雷夫跟魁登斯要結婚,可是魁登斯的母親不同意,因為魁登斯的母親覺得葛雷夫只是一個小店長,沒有甚麼錢。堅持要讓他們分手,更何況他們彼此都是男性。

然後葛雷夫同意要分開一段時間,卻沒有跟魁登斯說他要去哪裡做些甚麼。

魁登斯為了讓母親同意他們在一起,冒用葛雷夫模樣去代替本來就已經報名了的類似魔法大賽,需要一對一對戰那樣。

前面幾次都沒有事情,可是後面漸漸地他越來越吃力,渾身也不舒服,臉色蒼白的可怕,體力不支。

紐特在旁邊看得也難過,深深覺得魁登斯不值得。(?)

但是他甚麼也沒有說,直到有一次,魁登斯在某場比賽還沒有進入賽場就忽然被人攻擊,他臨場反應得快消失在原地,僅留下葛雷夫的一身裝扮,沒人看見他的真實面目。

攻擊的人還以為一地的碎衣服是自己攻擊成功,但其實並沒有。

當所有人發現“葛雷夫“出現在賽場柵欄之上的時候,才知道原來“葛雷夫”根本就沒有事情。

也只有紐特心驚膽跳的望著魁登斯。

他假扮的葛雷夫依然沒有人發現,比賽的主席忽然就暫停了比賽,魁登斯才得到一絲喘息的空間。

他蹲在地上一邊抱著疼痛的腹部,一邊撿碎成破布的衣服。後來紐特(我,對我的視角一直都是紐特忘了說。)也跟著幫忙。

突然之間旁邊又來了一個人幫忙,紐特跟魁登斯都沒有抬頭看對方,這時候電話響了,魁登斯的額頭已經冒著冷汗,他接起來,對方是一個男人,那是魁登斯曾經聽過的聲音。

是葛雷夫的一個朋友,似乎叫做蓋勒特,他沒有想太多,但是對方卻是深深嘆口氣,跟魁登斯說:你們是不是吵架了?店長有好長一段時間都在店裡睡覺,搞得工作狂一樣.....等等的話,後來才說店長已經離開店裡好一段時間了。

魁登斯一聽心裡就著急了,可偏偏他現在是“葛雷夫”,根本就不可以隨意離開賽場。


(我)紐特跟魁登斯來到電梯前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母親跟葛雷夫的母親(?)竟然在電梯門口那裏平靜的談話,因為自從上次魁登斯的母親大發雷霆之後,雙方鬧得很難堪。

他聽見自己的母親說:我以為葛雷夫只是個小店長,沒有半點上進心,這樣的人我怎麼放心把魁登斯交給他。沒想到原來他為了婚禮,特地請了長假將店裡的部分交給信任的人去打理,跑去找遍整個魔法界,就為了去錄影,一份來自己所有跟魁登斯有關係的親戚或者朋友的祝福。

魁登斯一聽,忍了大半天的眼淚最後還是沒忍住的落下來了,一直跟著紐特和魁登斯的男人這時候靠了過來,他小心翼翼的親吻魁登斯的眼淚,低低地安撫著魁登斯。

紐特(我)一臉不吃驚地看著他們這樣,並且將手上的東西好好地交給了葛雷夫。


......然後我就醒了!

他妹的,因為我想去廁所,哈哈哈哈哈哈!


February
28
2017
评论
热度(8)
© 偽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