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2 相處

  魁登斯有些膽小的跑到茶水間去,顫顫巍巍地泡了一壺熱咖啡,他有些困擾的看著那壺咖啡。

  他跟斯卡曼德先生各自有一個專用的杯子。

  當然也有一兩個是給客人用的杯子,可是那些杯子幾乎是有固定的人在使用,幾乎也成了那些客人們的專用杯。

  但是現在...

  他非常的困擾。

  也非常的後悔。

  最後他在茶水間裡找到幾乎可以說是被埋起來的紙杯,幸好還有這個東西,不然他都打算要出去買杯子了。

  那個男人──應了他的邀請而來的人──魁登斯也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先別說自己,單單就老闆那邊他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大男孩煩惱的嘆氣,吸了一口氣,準備將手上的熱咖啡端出去給男人之後再打電話給斯卡曼德先生說說這件事情。

  如果因此需要將費用算在他的薪水的話,似乎也還可以接受。

  「先、先生,這是我剛泡好的咖啡,您、您喝一杯吧,比較不會冷。」雖然是秋季,但在這個城市裡的秋冬本就是比較低溫的季節。

  更何況還是雨天,他自己都渾身都冷。

  魁登斯的衣服不多,長腿叔叔給自己的生活費很夠用。但他仍然習慣的將錢存起來,即使那是長腿叔叔給予他的一些獎勵的零用錢,對魁登斯來說,那卻是長腿叔叔的一番心意。

  有機會的話他自然是要將錢存好,當作一筆應急用的錢也好,或者是不想花太多錢也好,可以說是自然成習慣。

  結果也因此讓他的外貌看起來並沒有像普通的大學生一樣,穿著上依然有些老舊退流行,但他並不為此感到有甚麼不對。

  該花的錢會花,該存的也會存起來──這是魁登斯的理財觀念,也可以說是一種下意識的習慣。

  身上的衣服有些老舊,灰僕僕的毛衣上還可以看見因為長期手洗的關係,毛衣的顏色變得有些淡。還有洗得幾乎發白的牛仔褲,在毛衣裡面穿著的是一件高領長袖,微捲的頭髮散亂,魁登斯的視力不太好,帶著一副金框薄邊的眼鏡,整個看起來比他的年紀還要小上幾歲。

  男人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大男孩,然後沉默地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杯子,好一會兒才開口:「為什麼邀請我進來?」

  「我、我也不知道。」魁登斯平常說話都很正常,可是只要他一緊張,就會下意識的用起敬語跟結巴。

  因為這一點,他總是不喜歡跟陌生人來往。

  「不知道?」男人的聲音微微上揚,似乎很不滿這個回答。

  魁登斯這會兒是真的後悔了...

  他好想希望斯卡曼德先生現在在這裡,如此一來他就不用如此尷尬了。

  「我、我只是...」他結結巴巴地企圖給自己的行為找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卻發現自己都沒有辦法找到這舉動的理由,簡直是欲哭無淚。

  而實際上,他的表情也確實有些快哭出來。

  男人緊繃著的面容這時才緩緩放軟些,「你別緊張,我不會怎麼樣。」頓了下,「你知道我是誰?」

  魁登斯搖搖頭。

  倒是沒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嚴肅的有些可怕的陌生人會安慰自己,如果有鏡子的話,魁登斯就會從鏡子裡看見自己的模樣,那微微紅起來的眼眶,還真是可憐兮兮的。

  讓人看著就覺著心疼。

  顯然,他一點自覺都沒有。

  「你在這裡工作?」

  男人換個問題問,也沒打算就上一個問題繼續。

  他點點頭。

  「我倒沒想到你居然會在他這裡工作...」男人逕自說著魁登斯聽不懂得話,接著問,「你在這裡多久了?」

  「剛、剛來沒有多久。」

  「是嗎...」

  兩人之間的對話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停在這裡,男人沒有說話,也沒有其他表示;魁登斯卻也是不敢離開,他的手機在他口袋裡,卻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敢拿出來。

  外面的世界一片灰濛,雨聲滴滴答答淅淅瀝瀝。

  彷彿全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就連外面匆忙來去的人跟車都消失。

  他失神地望著店外面的風景,突然有種就這麼繼續下去也不錯的錯覺。

  那個被他邀請進來的男人行為舉止很是優雅,但從走路的姿勢跟坐姿就可以輕易看出來這是一個受過訓練的人,但魁登斯卻沒有想那麼多,一來是他想不到;二來是他沒有那種閱歷。

  他總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很少關注外面的世界,偶爾會去注意幾則新聞,卻沒有一個足夠讓他放在心上。

  也因此他並不知道,眼前這個被他邀請躲雨的男人正是前段時間剛從前線退下來的少將。

  外面的這場雨慢慢從小變大,眼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溜走。魁登斯再也按耐不住,偷偷挪動自己的屁股,用著一個自以為不會被發現的方式想要偷跑。

  他注意著那個男人,發現對方似乎靠在沙發上睡著了,魁登斯這才悄聲起身捏著手機到一旁去打電話給老闆。

  「斯、斯卡曼德先生。」

  「小魁?」紐特的聲音很明顯的詫異著,「我沒想到我還能有機會接到你打來的電話呢!」他打趣說。

  魁登斯的耳朵一下子就紅了,「我、我邀請了一位先生到店裡躲雨,所以、所以...」

  他該怎麼說才好啊!

  光光是想到自己膽大的行為,他腦子都要暈了。

  「這是好事啊,小魁你願意接觸陌生人了!」

  很顯然,紐特斯卡曼德並不這麼想。

  「哦對了,小魁,雖然你是好心,不過也要小心!現在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要不要我過去店裡一趟呢?」

  斯卡曼德的店跟住處並不在同一個地方,這點魁登斯還是知道的。

  他連忙搖手,緊張的說:「不、不用的!我可以、可以好好照顧自己的!」

  這段時間在這裡打工簡直就是他最幸福的事情之一。

  斯卡曼德先生很是照顧他,雖然他覺得並沒有特別可以比較之處,可是如果真的要說起來的話,當然這世界上最好最棒的人就是他的長腿叔叔,可除了長腿叔叔,也就只有斯卡曼德先生是第二個對他好的人了。

  「真的?」

  對這小傢伙,紐特可不覺得他的話有幾分可信度。

  好吧,他承認自己只是有些擔心而已。

  魁登斯就隻小白兔讓人喜愛憐憫,膽子大概也就跟兔子一樣吧。紐特斯卡曼德很不厚道的想。

  「真的!」

  「那好吧,需要幫忙的話儘管說,知道嗎?」

  聽著斯卡曼德先生的嘮嘮叨叨,魁登斯打心底湧起一絲感激與慶幸,幾番允諾了自己會照顧好自己之後才斷了通話。

  他偷偷把腦袋探出茶水間往外看,男人依然熟睡著。

  魁登斯微微思考一會兒,聽著外面逐漸減弱的雨聲,看了一眼時間,他乾脆地把自己的書拿出來看。

  至少在對方離開之前,他是不可能離開店裡的。

  無論怎麼說,這個人都是自己帶進來的,那麼他就要負責到底。

  魁登斯默默地想著,將事情安排好了,他很快地就將所有注意都擺到他的書上,沒有發現那個本應該睡熟的人睜開眼睛,沉靜地看著他。


待續

[[  下雨了啊終於呢  ]]


评论
热度 ( 1 )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