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3 校園風波呢

  魁登斯醒來的時候,外面已是一片漆黑了,店裡亮著幾盞鵝黃色小燈。他的意識還沒有完全清醒,呆愣了幾秒鐘,他才回過神來,仔細一看,那個本應該會在的男人已經不見蹤影,桌上的杯子早已冷了。

  看起來似乎走了有一段時間。

  他呆呆地想。

  趴在桌子上不小心睡著,姿勢其實一點也不舒服,他爬起來伸懶腰,發現蓋自己身上的一件大衣,他下意識伸手摸了摸,暖呼呼的,已經蓋在他身上好一段時間了。

  大衣的質料很好,摸起來的感覺也很舒服。可是一想到這是個奇怪的男人給自己蓋在身上的,魁登斯一下子就紅了臉,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其他原因。

  看了看時間,肚子也差不多餓了,魁登斯將早早就已經收拾好的店裡熄了燈,慢吞吞地收著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推了門出去,卻發現蒂娜已經在外面等著自己了。

  魁登斯一臉詫異。

  「先生讓我過來接你,餓了嗎?」

  蒂娜輕輕的說,板著的臉柔軟下來。

  對於這個可憐的孩子,她還是有幾分喜歡。

  先別說這是先生交代的任務,單單就魁登斯總是努力將事情做好這一點來看,她就挺欣賞了。可惜了,這孩子已經被先生看中了啊,蒂娜暗暗想。

  「接...接我?」魁登斯問。

  似乎沒辦法想像他的長腿叔叔居然知道自己在這時間還在店裡,擔心他而特意派人來接送自己,魁登斯一邊想著,一邊自責地低下頭,沒想到自己竟然讓長腿叔叔擔心了啊...

  像是知道他在想甚麼,蒂娜適時地開口:「今天下午的時候天氣不怎麼好,是我主動跟先生要求過來看看你。小魁你別太有壓力,知道嗎?」

  魁登斯聽她這麼一說,心頭上的壓力驟然減了不少,不過讓蒂娜小姐替自己擔心也是一個不太好的事情。他靦腆著臉小小聲說:「謝謝你,讓你擔心了。」

  蒂娜搖頭表示沒事。

  他邀請蒂娜小姐到學校去看一看,雖然是晚上,但他的學校即使到了晚上也是很熱鬧,並且學校為了學生的安全,總是在各個地方安裝了不少監視器與路燈。

  蒂娜應了他的邀約,兩人在吃過晚餐之後,從餐廳慢慢的走回學校。

  他們吃飯的地點也就是學校的附近而已,蒂娜交代了一聲讓司機等在附近,送魁登斯回去宿舍之後就回來,司機先生點頭表示可以,蒂娜陪著魁登斯一邊消食一邊散步。

  「最近在學校怎麼樣?」

  蒂娜慢慢地說。

  其實魁登斯跟自己的關係可以說是因為先生的關係而認識,但是自己倒是覺得自己跟魁登斯的關係有點類似朋友。雖然不知道魁登斯怎麼想,不過蒂娜倒是挺喜歡這一個朋友。

  「還可以,學校的教授跟同學都很好。」

  魁登斯低著頭微笑說,路燈映照在他身上,讓他看起來比以往還要軟儒了幾許。

  ...至少蒂娜是這麼覺得,這倒也不是個壞事。

  「是嗎?」蒂娜點點頭,「最近似乎沒有怎麼收到你的信了,別看先生很少給你回信,但他其實很在乎你的。」

  「我...我忘了要寫信了...長腿叔叔他、他有生氣嗎?」

  「沒事,他沒說甚麼,不過我看得出來,他很想念你給他寫的信。如果有空的話,給他寫一封信吧!」蒂娜笑笑說,先生的確沒有說甚麼。

  不過一張本來就看著嚴肅的臉越發的黑,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先生最近心情不大好,再一聯想到好幾天沒有收到小魁的信,蒂娜用膝蓋都想得到是怎麼回事。

  只是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先生這麼情緒外露...看樣子先生是真的很在意小魁登斯呢。

  魁登斯一聽,連忙點頭,暗暗想著回去就一定要馬上寫幾封信寄過去給長腿叔叔。本來就打算這兩天要去把累積的信一起寄出去了,沒想到今天會遇到蒂娜小姐,還被這麼一講,他當然是馬上做了。

  「要不,蒂娜小姐幫我把信帶回去給長腿叔叔吧。」魁登斯說,「其實我每天都有寫,只是沒時間去寄...」

  蒂娜一臉詫異地望著他,好一會兒才點頭笑著說:「當然可以!」

  於是回了宿舍之後,魁登斯連忙把自己寫好的信從日記本裡拿出來。

  說是幾封,蒂娜有些意外的是這幾封信的厚度也挺多的,看來魁登斯是把寫信當作寫日記了,不過這樣也好,先生總是喜歡看魁登斯的信,從裡面找到些魁登斯的生活點滴。

  自然是越厚越好。

  蒂娜將信收好,又問了幾句學業上的問題就轉身離開。

  魁登斯不好意思地把人送到學校門口才轉身回去宿舍。

  但畢竟他還是個學生,大晚上跟一個成熟女人走在一起,即使他們兩人看起來就像姊弟,可還是被其他宿舍的同學看到。一轉眼被有心人拍照起來刻意發到學校論壇上,大大的標題寫著:『某某大學的學生大談姊弟戀!』。

  一下就引起了熱潮,那個帖子瞬間就熱紅起來。

  但是當事人之一的魁登斯卻絲毫不知道這件事情。

  他本來就不喜歡上論壇看那些八卦,他把所有時間都拿去念書,滿心滿眼想著自己要趕快念好書,這樣就可以回報長腿叔叔──即使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長腿叔叔是誰。

  直到一日,他在上課的時候,發現身邊的同學們都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他。

  以往從來沒有過這種事情發生,魁登斯頓時間不知道要怎麼去應付。他想問問周邊的同學發生甚麼事情,可是又怕跟人接觸就乾脆放棄了,等他知道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已經被教務主任叫去辦公室了。

  「主、主任,請問...有甚麼事情嗎?」

  魁登斯擔憂地問著。

  從幾個小時前他發現他的同學們跟教授奇怪的目光的時候開始,心裡總是不太安寧,總覺得似乎有甚麼事情發生了,而他卻不知道...早知道就算怕跟人目光接觸,他也要硬著頭皮問問同學們發生甚麼。

  現在他看著胖嘟嘟頭頂沒有幾根毛、看著和藹可親的系主任,魁登斯覺得自己心裡毛毛的。

  像個犯錯的小孩被抓包一樣。

  只是問題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錯了甚麼。

  「葛雷夫同學,你知道最近學校論壇上發生了一件讓學校感到羞愧的事情嗎?」

  系主任微笑的說。

  看著主任的笑容,魁登斯突然覺得對方的那個笑容太虛偽、可怖。

  自打他被長腿叔叔扶養之後,他的姓氏從原本的巴波改成了長腿叔叔的姓氏,也算是長腿叔叔的養子了。只是沒有人會在一個孩子已經長大定型了之後才扶養的,這種事情很少見。但魁登斯對此只覺得感謝,如果不是因為長腿叔叔的幫忙,他可能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念大學,更可能沒有辦法好好的活著了。

  這個世界是一個很殘酷的世界,魁登斯早早就看清楚了。

  「不...不知道,我...我不上論壇的。」

  「我猜也是,我已經從你的同學們跟室友們那裏大致了解你的生活作息。」主任笑咪咪地說,「你似乎都泡在圖書館,據我所知,你的成績在系上也是前三名,有的時候是第一名有的時候是第二,對此我只能說你真的很努力。」

  系主任頓了一下,接著說:「不過你的人際關係似乎不太好,你似乎有點害怕跟人有所接觸,是嗎?」

  魁登斯抖了一下,點頭。

  「我來跟你說說,為什麼把你找來吧!」主任輕輕地說,並且將桌子上的電腦螢幕轉過來,示意著魁登斯看。

  「我想問問,這張照片上的男孩子──確實是你魁登斯葛雷夫,沒有錯吧?」

  電腦螢幕上顯示著最近火紅的帖子,上面一個個大字寫著發帖人的標題,以及他是如何看見魁登斯與一個成熟女人親密舉止走在一起,更有照片佐證。

  恍恍大字寫得一清二楚,簡直比他這個當事人還要清楚。

  但這對魁登斯而言,卻是晴天霹靂。

  他顫抖著嘴唇,一雙眼瞪得偌大,卻半句話都說不出口。

  「這...這個......」

  系主任看了他一眼。

  很顯然這照片上的人就是魁登斯本人無誤。

  當然主任也知道魁登斯的一些情況,不過眼前這件情沒有處理好的話,可能他自己的烏紗帽都要給人摘了。

  於是他對著魁登斯笑咪咪的說:「這件事情被有心人宣傳的外面的人都知道,我想我得請你的監護人到學校來一趟了。」

  主任笑著扔出了一枚炸彈在魁登斯頭上。

  問題是,他不能夠拒絕。


  待續

  [[  好久不見,這一章節其實本來是要寫意外事故的事,沒想到變成這樣了呢!  ]]


评论
热度 ( 1 )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