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4 無法改變的事實

  魁登斯愣在原地,雙肩微微抖動,主任微笑地翻開他的監護人聯絡方式。下一秒──就連魁登斯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做──他伸手將主任的電話切斷,完全忽視了話筒那一端已經被人接起來的事實。

  幾乎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主、主任,這件事情我,我可以說明的!......請不要找我的監護人過來學校,拜託!」

  主任還在詫異著這孩子竟然將他的電話掛斷,一聽這話,將拿著的話筒放下,「你要怎麼說?孩子,就算我相信你了,可是這件事情已經被放到網上大肆宣傳了,我能怎麼幫你?」

  他語重心長地說。

  「如果你有辦法處理的話,那麼即使不請監護人來也可以──但必須是將這件事情處理好,以不影響學校聲譽為前提。」

  魁登斯張了張嘴,聲音梗在喉嚨。

  他很想答應,很想把事情自己處理了。可是他做不到,因為他沒有那種能力,若是事情沒有發展到了主任這裡,也許他還可以私下找找那個隨意發佈謠言的人講清楚,可問題是,他已經被教務主任請過來了...

  似是看出了魁登斯放棄的模樣,主任輕輕嘆口氣,打電話給魁登斯的監護人。

  教務主任在電話裡大概講了一下前因後果,在與對方約好了見面時間之後,他便讓魁登斯回去上課。

  他有些茫然的走在校園裡,不知道為什麼他很擔心他的長腿叔叔會不會因此討厭他了。

  現在、此刻,他特別想要把自己藏起來,彷彿這樣就可以讓這一切都不曾發生。哦、多麼難過的事情啊!他悲傷地想著,也許之後他再也不能夠寫信給長腿叔叔了。

  「明天你的監護人會過來學校,到時候我會讓人叫你過來辦公室的。」

  他想起臨走前,主任的話。

  魁登斯呆呆的度過了一天的時間,下課過去花店打工的時候一整個精神恍惚。紐特斯卡曼德叫了好幾次,發現這孩子竟然沒有反應,他應付過客人之後,走到魁登斯旁邊。

  「小魁,你怎麼了?」

  臉上滿滿的擔憂。

  魁登斯乍然被嚇了一跳,「斯、斯卡曼德先生!怎、怎麼了?」一臉茫然。

  「該是我問你這個問題吧,今天你來上班就整個人恍惚,發生甚麼事情了嗎?」紐特好笑的說。

  「沒有...沒甚麼事情。」

  「我很擔心你,魁登斯。雖然我是你的雇主,但我將你看作我的朋友,一個比我小的弟弟,希望你也可以將我當當成你的朋友,或者哥哥。」

  他低下頭不說話。

  「我只是想幫你,小魁。」

  從稱呼上的變換就知道,紐特是真的很擔心他。

  只有在認真的時候,紐特斯卡曼德才會稱呼他做魁登斯,平常的話都是親暱的稱呼著他做小魁。可是這件事情他已經沒有迴轉的餘地,他講了也不過是給斯卡曼德先生添堵啊...

  紐特等著魁登斯的下文,沒有急躁的逼著他。

  他很清楚,這個孩子就是個慢熱的人,有點自閉、非常自卑,一點點小小的刺激都有可能讓他縮回他的鍋居,在要讓他出來接觸外面的事情,就會變成一件極有難度的挑戰了。

  紐特一點也不希望魁登斯會變成那樣,這孩子才不過剛剛要進入最美好的歲月啊!

  「我...我想應該沒有甚麼事情了。」

  想了半天,他依然選擇保持沉默。

  他不笨,他只是害怕接觸外面的世界,這樣的性格來自童年時候的影響。仔細將事情想了一遍,他頑固的覺得即使他將事情講出來了,也沒能改變結果。

  既然如此,又為什麼要為此讓斯卡曼德先生為自己擔心呢?

  因此他選擇了沉默。

  說完,他轉身去做其他事情。

  紐特嘆著氣,心想,這孩子太固執了...也不知道有誰能夠改變啊...

  紐特到底也沒有逼著要魁登斯將事情講出來,也許他並沒有明白自己說的話的意思。

  夜裡,紐特留下魁登斯收拾店務,他則抓著自己的大衣走到門口,「小魁你把東西收一收就下班吧,門鎖了,我今天晚上不回來睡了。」

  「好。」

  毛茸茸的腦袋從櫃檯底下探出來,魁登斯輕聲應允著,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因此停下。紐特有些不太放心的多看了他一眼,工作的事情,魁登斯總是可以做得很好。偏偏只要事情扯到跟魁登斯自己有關的話,他就容易犯迷糊。看了時間,即使不放心又能怎麼辦,他跟人約了,最後他還是轉身離開。

  紐特開車來到城市的另一端,推開酒吧的門。

  裡面黑暗一片,僅有幾盞鵝黃色燈光柔和地照耀著,爵士音樂播放,三三兩兩的人們聚集在一邊。這裡說是酒吧也不全是,應該說是另類的酒吧。

  他很快就找到自己要找的人,對方坐在沙發上手上拿著酒杯輕輕搖晃著,一邊不耐煩的看手錶。紐特好笑的走過去,「今天有人惹你了?」

  男人搖搖頭,在灰暗的燈光下,他剛毅的臉龐帶著絲冷漠,臉上獨有的兩顆痣若隱若現。他看了一眼好友,「今天接到電話,讓我抽空去一趟養子的學校。」

  「所以?」

  「我明天沒時間去。」

  紐特無奈地嘆氣,「你這是要我幫你去嗎?」

  男人沒說話,淡淡瞥了一眼。很明顯的表示著,你去一趟也不花都時間。

  「珀西,我明天還要開店!」他沒好氣的搶過男人的酒杯,「而且!那是你的養子,既然你領養了那孩子,就應該要把該負的責任執行到底。半路找人幫你做代打算甚麼事兒啊!」

  「我明天有事情。」

  珀西瓦葛雷夫表示自己忙得很,「你若不能幫我,那我就讓蒂娜過去。」

  「...」

  他狠狠的將酒一飲而盡,忿忿地邁步離開。

  珀西瓦望著自己的好友離去的背影,嘴角揚起,思考著要怎麼樣欺負一下好友追女朋友的路程。他的秘書小姐蒂娜金坦,可不僅僅是秘書而已,更是紐特的青梅竹馬。

  重點是,這個傻小子居然喜歡蒂娜喜歡了長達十年之久,他就不能夠理解紐特的腦袋裡都裝了些甚麼,既然喜歡就告白啊,放著讓人追走了豈不是後悔莫及?

  喜歡的東西,想要的東西,就該主動去爭取。

  他淡淡的笑著,拿起手機傳了一封簡訊給他的秘書小姐。

  “明日早上十點準時到學校。”

  蒂娜金坦剛剛洗好澡,穿著深色睡衣,深紫色的絲綢睡衣將她的身材一覽無遺地表現出來,前凸後凹,完美S身材,偏偏她還毫無自覺──睡衣是她妹妹買來送給她的。

  她將手機拿起來一看,果然是她頂頭上司派來的新任務啊!

  不過...學校?

  她思考一下,大概是魁登斯那邊的事情吧。

  學校的動靜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她並沒有權力去管那些事情,而且她自己的事情也很多,乾脆等著老闆下一個指令。將頭髮擦乾,她默默爬上床,準備看一會兒書就睡。

  嗯、她並沒有想到明天會碰到誰。

  自然也沒想到明天,還會多一個不速之客。


  待續

  [[ 總覺得部長出場的機率很小啊~~~]]

  [[ 而且...我不是應該把他簡單的就完結掉嗎?]]

  [[ 竟然變得這麼長了...摀臉!!!]]


评论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