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5 欺負人啦

  其實他一晚上都沒有睡覺。

  在床上翻來覆去的。

  學校宿舍四人一間房,每個人分配到的都是固定的東西,一張床、一個書桌跟一個衣櫃以及一個小櫃子,魁登斯的東西少得可憐,除了一些簡單的生活必備品,還有學校課本,他幾乎甚麼都沒有。

  就連電腦也是他一點一點存著錢從跳蚤市場淘來二手筆記本,他不笨,靠著自學跟計算機教授的指導,他慢慢的把那筆記本修好,當然,這也少不了幾個同學的幫忙。

  但就一個非本系的學生來說,這已經很厲害了。

  特別是他對電腦的某些敏感程度,比本系的學生還要厲害。計算機系的教授曾多次問過他要不要轉過去他們系上,魁登斯每一次都只能靦腆著臉拒絕。

  不是他不喜歡也非不願意,而是他有他想要做的事情。

  熬了一整個晚上,本就白的臉蛋變得更蒼白,滿腦子都是長腿叔叔來了之後他該怎麼辦。越來越害怕,也就越是抗拒面對,但他還記得。

  記得長腿叔叔給他寄回來的信件中說過:「有些事情無能為力,那麼就面對他並且戰勝他。」

  他能夠想像得到他的長腿叔叔會怎麼去面對他的困難,總覺得長腿叔叔即使遇到了困難也不會害怕。魁登斯多希望自己也可以這樣…

  磨磨蹭蹭的來到了辦公室門口,他來來回回在辦公室門口晃著,直到教務主任實在忍不住把門打開,將他扯了進去。

  「葛雷夫同學,這兩個人你可認識?」

  教務主任有些沒好氣的指著眼前的一男一女。

  魁登斯目瞪口呆地望著打工的老闆以及總是像個大姊姊照顧自己的秘書小姐,有些不明白為什麼會在這裡看到他們兩個人。

  「蒂、蒂娜小姐?斯卡曼德先生?你們…你們怎會在這裡?」

  蒂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慢條斯理的說:「是先生讓我來的。」

  一手指著另一個傢伙,「這傢伙是被先生叫來的,老實說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但顯然的她將所有事情都推到長腿叔叔身上,魁登斯歪腦袋想,也只有長腿叔叔能夠讓蒂娜小姐跑這一趟,可是他的老闆…?

  「斯、斯卡曼德先生您…」

  「一個朋友委託我來的。」紐特微笑說,「不過我沒想到他的養子原來就是你啊,真是讓我意外呢,小魁。」

  「我…」

  魁登斯很顯然的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他一臉無辜的轉過身跟主任求救。

  「他們倆人都說是你的監護人,葛雷夫同學,也許現在換你來解釋一番了。」他敲了敲桌子說,並且表示那個影響了學校聲譽的兩個人都在場。

  如果那位小姐真的是葛雷夫的監護人的話,那麼那張照片就是個極大的笑話。

  教務主任後來知道了那張照片是從那裏被放到網上,偏偏這麼做的人還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的富二代,他只能無奈地把矛頭轉到魁登斯身上。

  誰知道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的一個烏龍……

  這下有好戲了!教務主任有些頭疼的想。

  「斯卡曼德先生,是、是我打工的老闆。蒂、蒂娜金坦小姐是我的監護人的、的…」魁登斯絞盡腦汁思考要怎麼說明蒂娜的身分,直接說是監護人的秘書的話,很可能又被扯出來爆了另一個無聊的八卦風波;可若不說的話,該怎麼介紹蒂娜?魁登斯非常的糾結。

  沒等他糾結出結果,紐特斯卡曼德率先打斷他的話,「這位小姐是我的女友,陪我一起來的。若要說的話,我也可以算是小魁的監護人。」

  「但是你跟這位同學的姓氏不相同…」

  紐特笑咪咪道:「我們是親戚關係,這樣的解釋您接受嗎?」

  「……好吧,今天請你們過來是因為這件事情。」

  教務主任一臉我不信,卻偏偏不得不接受這樣的說法。看樣子這個同學的家裡情況很複雜啊!一邊將手上的文件遞過去,輕咳一聲:「這是有人惡作劇的關係,但因影響到了葛雷夫同學跟他的上課情況,因而請你們過來,不過看起來似乎已經沒有太大的誤會了,我會盡快將這件事情處好。」

  「是嗎?」蒂娜看過去,一臉不太愉快地瞪著,「既然是誤會,那麼相信主任也已經知道做這件事情的人是誰,也許現在那個人還欠我們跟小魁一個道歉。」

  主任微笑的回答:「我會讓那個同學向葛雷夫同學道歉,希望二位能不計較了。」

  他冷汗直流。

  「計較?」蒂娜的聲音提高,「如果不是看我們小魁好欺負,怕是你們早把這件事情給鬧大了!給你十分鐘的時間,讓那個人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就放過這件事情,否則……」

  地娜瞇起眼盯著教務主任,後者讓她這一段話嚇得險些漏尿,他連忙從口袋裡拿出手帕抹了抹額上的冷汗,只能陪笑的安撫對方,想著蒂娜的這句話的威脅性。

  學生檔案中寫得很清楚,魁登斯葛雷夫的監護人的名字。

  是一個叫做:珀西瓦葛雷夫的人,據說是養父。本來想著可能只是同名同姓,也沒有照片或者見過這個監護人出現過,教務主任自然沒有想太多。

  可如今,蒂娜突然這麼一威脅,教務主任覺得自己的烏紗帽可能有點不太保住了。

  紐特斯卡曼德安靜地在一邊看著自己的青梅竹馬表演,他可學不來這一套,不過他淡然的模樣反倒成了最大的支持。而魁登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蒂娜小姐發飆,斯卡曼德先生則是安靜的在旁邊看戲似。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他滿臉懵著。

  看著教務主任跑出去外面,魁登斯雙手都不知道該擺在哪裡,可憐巴巴的站在門口旁邊。

  「你說我是你女友的事情我就算了,這只是權宜之計。」蒂娜凶巴巴的對斯卡曼德說。

  紐特扭頭看著蒂娜,咧開嘴角,「為什麼?我並不覺得這是權宜之計。」頓了下,「說不定我是認真的!」

  「你!」

  蒂娜氣得紅了臉。

  「那個…」

  魁登斯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你們二位…認識?」

  「是的,小魁。」紐特率先開口,「我跟蒂娜是青梅竹馬,只是後來我們分開了很久而已。我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呢,看來果然是緣分啊!」

  「緣分你的頭!」蒂娜氣到爆粗口,從椅子上跳起來指著某人罵,「誰跟你緣分了,分明就是孽緣,我就不知道你是怎麼跟我們長官認識的!你們居然還是朋友,肯定是你又裝可憐,我們長官才會施捨你一點點的友誼!」

  看樣子無論是看起來多麼溫柔可人的女人,只要火氣上來,抓狂的樣子都是毫無形象的。

  紐特面對蒂娜的一連串毒舌,那叫一整個的風輕雲淡,絲毫沒有放在心上,「沒錯,我跟他的確是朋友。」

  「……」

  蒂娜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可說。

  氣得直抓魁登斯就要離開。

  就在這時候,教務主任從外面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另一個男生,模樣看上去還比魁登斯小了幾歲。

  「麥克,你闖的我都跟你說了,現在──」主任頓了下,手掌攤開向上朝著魁登斯與蒂娜二人,「你必須道歉,這事本就是你的不對!」

  「為什麼是我道歉?帖子是我發的,可我從來沒有說甚麼難聽的事情,我也不過是把照片放上去,並且在旁邊說明我看到的畫面而已啊!」

  男孩一臉憤怒的說。

  教務主任恨鐵不成鋼的握拳。

  「這位同學,就是你害得我們家小魁被請家長嗎?」

  男孩不說話。

  蒂娜冷笑,「就你這不受教的模樣,想必也是班上的麻煩人物,我想我可以回去跟小魁的監護人報告一下情況,相信主任你很快就會收到通知書。」

  冷哼一聲,不留情面的拖著魁登斯離開。

  斯卡曼德笑笑地跟上。

  徒留教務主任跟那個男孩大眼瞪小眼。


  待續

  [[ 我已經有點搞不明白自己在寫甚麼了 ]]

  [[ 不是說是簡短的小戀愛嗎嗚嗚嗚 ]]


April
26
2017
 
评论
热度(1)
© 偽 文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