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08 生病了...?

  他慢吞吞地往宿舍的方向走去,路上經過很多人,魁登斯總覺得那些人就是在看著自己,他們說話的聲音聽在魁登斯耳裡,每一個音都像在說著他的事情。

  他感覺很不舒服,像是自己赤裸著身子在他們的目光之下。

  站在自己房間的門口,他忽然覺得這樣的感受太糟糕,他恨不得將自己埋起來,最好不在受到他人的一點點注目──他是如此的受不了!

  掙扎了許久,他還是打開那扇門。

  本以為開門以後會碰到自己想像中的嘲諷,卻沒想到,他的房間裡的那些室友不過就是抬頭看了一眼,就繼續他們聊天的話題,或者做自己的事情去。

  像是那一場烏龍風波不存在似的。

  魁登斯茫然的看著,他不明白發生甚麼事情。

  他想問,卻沒敢開口。

  說實話其實自打他搬來以後,他就沒有跟室友們有過甚麼感情交流。除了第一天自我介紹談到過名字跟班級系別以外,他對自己的室友們一點都不了解。

  也許他表露出來的疑惑太明顯,當中有一個男生走到他身邊,輕拍了魁登斯的肩膀,愣是將捧著書發呆的魁登斯嚇一跳,「嘿!我沒惡意,只是你好像還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

  男生說,「前段時間你的事情鬧得整個學校都知道,外面的人也知道不少。不過後來教務主任發出了聲明表示那只是一場烏龍,雖然是個無聊的八卦,但也讓你的事情消停些了。」

  「原來如此…!」他想,這大概就是那天蒂娜小姐跟斯卡曼德先生幫忙的關係。

  他從沒有想過得到那個人的道歉或者賠罪。

  卻在他回學校之後的第二天,教務主任押著那個少爺二代來到他面前,親自彎腰道歉。他很吃驚。

  「主、主任?!」

  「不好意思,葛雷夫同學,我沒想到你就是那個“葛雷夫”的養子,這傢伙闖的禍希望你可以原諒他,我跟你保證,將來不會有這種事情在發生!」

  教務主任的臉圓圓胖胖的,看著很親切也很有喜感。只是現在看起來倒挺有喜感的,魁登斯連忙搖頭擺手,「誤會…誤會解開就好了,主任你這樣…我反而覺得困擾。」

  教務主任從口袋裡拿出一條手帕抹了抹冷汗,他的背都濕光了。

  要不是他身邊的那個毛小孩闖的話,怕是他到現在都不知道少將的養子竟然就是眼前這個人。更不會知道自己差點就闖禍,幸好還來得及。

  想起前一天接到珀西瓦‧葛雷夫的電話,教務主任渾身都覺得寒冷。

  「既然你願意原諒他,那麼…能不能請你幫個忙,回去的時候跟葛雷夫先生說一聲呢?」

  他是真的不想再接到葛雷夫的聯絡了,每次都感覺自己的壽命少了一半。

  太可怕了,他該說真不愧是上過戰場的人嗎。

  魁登斯一臉茫然的點頭,這對他來說並沒有甚麼特別困難,不就是回去的時候跟長腿叔叔說一下這件事情的後續,想到這裡,他忽然覺得自己對長腿叔叔的了解太少。

  從主任的口中,他也大概了解到他的長腿叔叔、他的先生是一個多麼厲害的人。

  可魁登斯對這樣的一個人一點都不了解。

  長腿叔叔平常在家裡都做些甚麼?都喜歡吃些甚麼?

  或者說,除了工作之外,又喜歡做些甚麼娛樂?

  看的書又是哪一種類型呢?……諸如此類的問題,他從沒有想過。

  倒是自己的每一種喜好,長腿叔叔似乎清楚得很。

  他想了一下,大概是蒂娜小姐給說的吧。

  絲毫忘記了自己經常在信裡反反覆覆地說著自己常做的事情或者吃東西的口味,哪間店的東西好吃哪間的不好吃。而那些信件現在還被他保存得很好。

  自打那次風波過了之後,他發現生活又一次回到以前的模樣。

  這讓他很安心,也很喜歡。

  他喜歡安靜的生活,簡單平淡。

  就連去打工的時候,斯卡曼德先生也沒有提起學校的事情。

  除了偶爾問上一兩句學校的課業如何之外,並沒有談得太多。魁登斯覺得自己跟斯卡曼德先生的交情似乎又好了一點,也許這只是自己的錯覺,因為斯卡曼德先生總是問他關於蒂娜小姐的事情。

  他一點也不知道放假的時候,蒂娜小姐都去哪裡了。

  他也絕對不知道蒂娜小姐都是幾點上班幾點下班有沒有加班或者出差。

  他更不會知道蒂娜小姐的口味…。

  「斯卡曼德先生,」大概是被問得無奈了,他的結巴竟然就這樣好了,「如果你想知道的話可以親自去問蒂娜小姐啊!」

  「哦,你說的這個事情啊!」斯卡曼德故作不經意的說,「我想我問了她也不會回答我呢!」

  拎著灑水器他慢慢噴灑著說,卻是一邊偷偷地觀察魁登斯的表情。

  忽然之間,魁登斯的手機響了,手機的主人還愣了幾秒鐘才接起來。

  「魁登斯?」

  「先、先生?」

  電話那頭傳來沉穩的聲音,低吟宛如大提琴的渾厚嗓音,讓魁登斯登時被驚嚇到。

  「怎麼了?意外我打電話給你?」

  他能說是嗎?

  「先生…有甚麼事情嗎?」

  「沒事不能打?」

  魁登斯幾乎可以想像到長腿叔叔在他面前皺眉頭的表情。

  他連忙搖頭表示道,「當、當然可以!

  「你現在在斯卡曼德那兒?」

  「啊,是的,我現在在打工。」

  「幾點下班?」

  「欸,晚上十點。」

  「行了,我晚上過去,你下班別急著走。」

  說完就切斷通話,留下一個傻愣的小子魁登斯一個。

  全程聽到對話的斯卡曼德偷偷笑起來,「看來他挺喜歡你的。」

  「喜、喜歡甚麼?」

  魁登斯被這句“喜歡”嚇得魂不守舍。

  斯卡曼德好笑的看著他,說:「你有需要這麼激動?我的意思是他對你挺好的,從認識他開始,我就沒有見過他對誰這麼好,這樣吧,一會兒你就早點下班,店裡我來收拾就好了。」他狡猾地補上一句:「不過做為交換條件,你得幫我問到關於蒂娜的事情!好了,就這麼說定了!」

  斯卡曼德很是愉快的完成這一次的交易。

  他哼著歌心情特好的給自己的花花草草澆水,順便還跟自家的三隻貓玩了一會兒。

  來店裡的客人都特別喜歡那三隻花貓。

  明明就不是個可愛的傢伙啊,怎麼那些客人們就特別喜歡呢,對於這一點,斯卡曼德就沒有想明白過,不過既然他們也跟自己一樣喜歡動物的話,那也無所謂。

  至少他知道,自己對這些動物們的喜愛是真的,那些客人也有一些事是為了貓咪們而來,給自己的花店增加了一些營收,也不錯。

  夜裡,魁登斯在斯卡曼德的催促下早早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到花店門口等人。

  卻沒想到自己剛走出來,就看到男人靠在車子邊上抽菸等自己的模樣,那個瞬間魁登斯覺得有甚麼東西要從自己嘴巴裡跑出來,他連忙轉身跑進店裡的洗手間上鎖。

  珀西瓦本來見到小孩兒出來,卻在看到自己之後又立刻跑回去店裡,他眉頭微蹙,輾掉菸頭跟上去。

  「你來了,魁登斯呢,沒碰見嗎?」

  斯卡曼德從後面的工作室走出來,顯然並沒有看見剛剛衝回來洗手間的魁登斯。

  「他在洗手間。」

  「咦?」他可記得剛剛他把魁登斯推出門的時候可還好好的,該不會是三急吧,這也太突然了。

  「你沒看到?」

  「沒,你瞧著我手上拿些甚麼,就知道我從哪來的了。」他無奈的聳肩,對於這個認識有一段時間的老友,他不懷疑對方這說話的口氣就是懷疑自己。

  再說了,是魁登斯自己衝進來的,難道還跟他有干係了不成。

  珀西瓦沒再說話,他在洗手間外面等著人出來。

  可偏偏直到紐特將東西都收好了,魁登斯都沒有從洗手間出來。

  這會兒,就連紐特都覺得有問題了。

  「魁登斯,你沒事嗎?」

  「小魁你怎麼了?」

  兩人聲音同時響起,可無論他們怎麼問,魁登斯都沒有半點回應。

  珀西瓦緊張的用力敲門,紐特衝去找洗手間的鑰匙,珀西瓦一邊敲門一邊大喊著。在紐特找到鑰匙之前,魁登斯的聲音才慢吞吞的小聲地傳出來。


  「我…我好像生病了,你、你們先離開吧!」


  待續

  [[ 本來沒有這麼快呢 吐花 ]]


评论
热度 ( 1 )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