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11 死或者放棄

  他摀住嘴,不知所措地望著地上那一瓣瓣散落在地上的,被斯卡曼德先生起名魔法花朵的花瓣染上自己的血,多麼漂亮的顏色,又是多麼令人畏懼的顏色,那鮮豔得宛如劉逝去的生命。

  魁登斯聽不見外面的聲音,整個腦仁劇烈疼痛起來。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他已失去知覺意識。

  艾伯特看約翰一臉緊張,也懶得等柳俊把宿舍館長找來,直接一腳踹開衛浴門,入目竟是昏厥的魁登斯。他大吃一驚,在其他人反應過來之前,將人扛起來,直接往校醫那兒衝去。

  即使已經晚了,學校的醫護室依然有醫師在值班,為得就是應付這樣的突發狀況。

  他們誰都沒有魁登斯家長的聯絡方式,最後只好找出魁登斯的個人手機,偷摸把魁登斯子的爪子抓來按在指紋感應上,找到唯三的電話。

  「…我們該打給誰?」

  約翰吞了吞口水,看著上面的聯絡人寫著:長腿叔叔、蒂娜小姐、斯卡曼德先生問。

  這小子到底有沒有親人啊!他默默感嘆。

  「第一個吧,至少上面輸入的是“叔叔”。」艾伯特提議。

  柳俊面無表情地點頭,補一句:「你打。」

  他頓時想揍了這小子。

  看一眼躺在床上安靜睡著的傢伙,約翰覺得至少他們也是室友,昏倒在宿舍的事情也不算小事,打過去應該不會被罵吧,現在都半夜了…

  他考慮半天,還是急性子的艾伯特搶過手機直接撥出去,一股腦又把撥通電話的手機塞回他手裡,一連串動作流利無比,看得約翰整個傻眼。

  「你好。」他還拿著手機發呆,電話那頭已經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聽著聲音還很年輕呢!

  「啊、啊你、你好我是魁登斯的室友他昏倒在宿舍的浴室裡我們帶他到校醫這裡了校醫讓我們跟他的家屬聯絡。」言下之意就是你是家屬我們聯絡你。

  珀西瓦一聽魁登斯昏倒,眉頭緊皺,「那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電話號碼?」

  他可是看見了來電顯示是“魁登斯”。

  「呃…這是,這是因為…」

  約翰抓著手機緊張的支支吾吾,他可沒想到這個問題該怎麼回答啊!他求助地看著另外兩個傢伙,他們倆一個看天花板一個看地板,就是沒人要鳥他。

  死沒良心的混帳,他無聲怒罵。

  「算了,我過去再說。他人呢?」這裡指的是魁登斯,約翰倒是聽出來了,「已經給他做了檢查,暫時沒事在睡覺。」

  珀西瓦嗯了一聲,切斷通話。

  拎過自己的大衣,匆匆忙忙從塞拉菲娜那兒離開。

  「走得這麼快,怎麼,要去會小情人?」女人叼著菸斗慵懶地靠著書櫃道。

  珀西瓦動作一頓思考,頭也沒回道:「……是又如何。」

  塞拉嘴角彎起冷笑,這算是變相承認呢還是承認呢還是承認呢,呵。

  女人回想起剛才的談話,覺著能被這傢伙喜歡上、愛上的傢伙真是可憐。深抽一口菸,緩緩吐出煙霧瀰漫整個室內,女人的綽影似乎隨時都會消失。


  珀西瓦踩著沉穩的腳步拉開隔簾,看見的便是幾乎將臉埋進潔白枕頭的魁登斯,那張臉也幾乎要與枕頭的顏色完美融合一起,在床邊或站或坐著三個男孩。他一眼就看出誰是打電話給他的那個學生,他輕聲問道:「醫生怎麼說?」

  約翰異常緊張,雙手緊緊交握,「醫生說他…魁登斯這是患上了稀有的病,但說稀有也不稀有,在這個世界裡,每個人都會走過這一段。」他停一下看男人的臉色,發現沒有變化才安心地說下去,「那是一個叫做花吐症的病狀。」

  這個星球每個人都有花吐症。

  花吐症是什麼呢?

  花吐症是一種一旦開始單戀、嘴裡就會吐出花朵的奇怪病症,開始吐花以後壽命只剩下三個月,只有放下戀情或兩情相悅才能痊癒。

  吐出什麼品種的花瓣每個人都不太一樣,看個人和暗戀的對象——簡單來說就是看心情吐花。

  除了吐花也沒有其他奇怪的併發症狀,他人接觸被吐出的花瓣也不會傳染,但也沒有根治的方法。

  珀西瓦安靜的聽完約翰的描述,正好去洗手間的校醫回來,他便又問了一遍。在肯定了約翰說得跟醫生說得差不多之後陷入沉默。

  約翰等人在一邊既尷尬又擔憂的待著,直到校醫讓他們先回宿舍的時候,珀西瓦才反應過來,「你們先回去吧。我在這裡就足夠了。」

  三人你看我看你,圓潤地溜了。

  在回去的路上,艾伯特若有所思道:「你們覺得…那個自稱是叔叔的男人不覺得面熟嗎?」

  約翰點頭同意,柳俊瞄了兩人一眼,淡定的補充:「那是葛雷夫少將。」

  接著艾伯特被雷劈了似的停下腳步僵硬把臉轉過去看柳俊,「你…你說真的?」

  亞裔男孩看似很輕但實際走路也不怎麼穩地點頭,表示自己並沒有看錯。約翰也跟著大吃驚,「我的天…原來他真的是……」

  這裡的“他”指著兩個,艾伯特跟柳俊有默契的明白約翰的意思。

  艾伯特立刻叫起來,像個女孩一般尖叫的聲音打破夜半的安寧,「老天,那不就是我的偶像、我的目標嗎?!」約翰立刻給他一個暴栗,捏住他的下巴向下壓──他絕不承認那是因為他的身高只有一七零的關係──面帶糾結又尷尬的低聲怒道:「你知不知道現在是幾點,就不能等明天再來尖叫嗎!?」

  艾伯特不好意思的閉上嘴巴,連忙做個拉鍊動作在自己的嘴上,約翰送了一記白眼給他。柳俊淡然地走進宿舍內,由於他們出去的時候是特別告知過管理員,所以他們才可以在門禁時間後出來又回來。


  隔天,魁登斯緩緩轉醒,看見的就是珀西瓦手撐著額頭睡得臉。

  他呆了呆,好幾分鐘過去,男人主動開口:「看夠了嗎?」

  大概是被直勾勾盯著看這麼久,就是個死人都給看醒了,他有點不太愉快地說。偏偏他的對象還是個有點傻的孩子。後者愣著點頭,「好…看。」

  男人一聽,噗哧低笑出來。

  魁登斯登時回過神,發現自己居然講這麼蠢的話,一下子就滿臉通紅低下頭去。

  「沒事,我只是第一次被人這麼直接的“誇張”。」

  看樣子他倒是挺習慣的,異常自信的模樣…還挺吸引人的,魁登斯默默得想。這一回他學乖,不再盯著人看。

  「你感覺怎麼樣?」

  大概是笑夠了,珀西瓦主動問。

  男孩輕輕嗯了一聲,似乎還在彆扭害羞。沒錯,就是彆扭害羞,珀西瓦就覺著這孩子的舉動不令他感到厭煩,而是覺得可愛,可愛兩個字用在一個大男孩身上是多麼違和,但偏他就認為適合。

  珀西瓦叫來了校醫給他做個檢查,確定人已無大礙之後,他主動拿走自己跟魁登斯的身體,伸手握住男孩的手,牽著人漫步校園。

  一路上兩人誰也沒開口談論昨天魁登斯莫名其妙昏倒的事情。

  現在時間並不晚,剛剛好是早上比較涼得時間,在外面走動的學生也不算多,但仍有學生在看到珀西瓦的時候露出吃驚的表情,魁登斯一臉疑惑的看過去,那位學生趕緊把自己的情緒收起來,快步走過。

  他只能將自己的視線收回來,有些不能理解想為什麼大家看到他的長腿叔叔會覺得吃驚呢?可能是因為長腿叔叔,哦不、是先生長得挺好看的緣故吧。

  魁登斯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長腿叔叔的身分,一來是他只跟幾個人熟悉,根本不會去問;二來是知道的人也以為他知道,更加不會去說。

  他也沒有看電視新聞的習慣,壓根兒沒有打算去知道。自從知道長腿叔叔做貿易的生意之後,他就專注在財經方面的消息,即使上面有提到“葛雷夫”這個姓氏,他也只看到財經新聞上提到這位奇才而已,完全不知道珀西瓦之前的身分。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珀西瓦當初跨足到商業的時候,並不希望相關報導上有出現他以前的事情也不一定。

  「魁登斯。」珀西瓦忽然喊道,「你知道自己怎麼了嗎?」

  他聞聲抬頭,看見的便是男人微低下頭的模樣,陽光穿過葉子隙縫,映照在他臉上,令人感受得到那堅毅五官輪廓變得柔和。魁登斯耳裡依舊迴盪著男人低沉溫柔的聲音,他搖頭,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

  珀西瓦看著男孩變得有些長的頭髮亂翹在白皙脖頸處,一搓搓的黑色髮尾特別明顯,他突然覺得莫名的口渴,輕咳兩聲,「你的症狀校醫有跟我說過,是一個叫做花吐症的病名。」

  隨後他將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了男孩,卻獨獨少說了一點,那就是想要痊癒,除了放棄戀情,就是兩情相悅。關於這點,他還沒有弄清楚自己是怎麼一回事,他也就少說了兩情相悅這一點。

  「所以…我、我這是因為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所以才生病的?」魁登斯不可置信的問,「而且只剩下三個月的壽命?」

  是不是想活下去,他就必須要放棄這段感情?

  可是,他喜歡了誰,就連他自己也沒弄清楚,他想,在那瞬間,腦海猛地閃過一個人的臉孔,那是一個非常非常熟悉的臉,一個從陌生到熟悉只用了幾天的時間的人的臉,那個人還正站在自己面前。


  他立刻火燒臉般紅起來,下一秒又白了臉。

  ──他、他竟然喜歡上先生!


  待續


  [[  我大概不是每天更新就是兩天一更。  ]]

  [[  不過因為這是預計暑假出本,正文就到這裡,屆時會有幾個番外。]]

  [[  有官配紐特x蒂娜、奎妮x雅各,還有少量的GGAD  ]]


  [[  繼續求感想!!  ]]


评论
热度 ( 2 )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