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暗巷】The Flowers on you. 12 求助

  自從魁登斯發現自己的這份感情已經從普通的敬仰之情,轉變成愛慕之情。他錯愕、不敢相信、抗拒,到最後的接受。婉拒了長腿叔叔的邀請,他在之後的日子裡用盡一切辦法閃躲任何可能碰到珀西瓦先生的機會,在學校他躲在宿舍與圖書館內;在花店,他躲在後花園盡可能不出現,因為魁登斯很清楚,他的老闆斯卡曼德先生有時候會與他的長腿叔叔碰面喫茶。

  但他不能見到他;只因他會忍不住心裡的那份情感再度澎拜起來,他曾經企圖自己分解原因,分解著自己甚麼時候讓這份情感從孺慕之情變了愛慕之戀。

  卻甚麼也沒有發現。

  「嘿,你還好嗎?」斯卡曼德先生從外面走了進來,他是進來找東西的,沒想到平日繁忙的像個小蜜蜂一樣總是搶著工作做的小魁竟然躲在這陰暗的地方。

  這令他感到不對勁,「小魁,你最近怎麼了?工作很認真我知道,可是你是不是有點…有點認真過頭了?」

  他是真的這麼想,紐特可是一點都不打算讓蒂娜覺得自己是虐待這個小傢伙,那可是讓自己的形象有嚴重的扣分呢。

  「不、沒…沒甚麼。」魁登斯低聲說,起身準備往外走去,忽然想到甚麼停了腳步,轉身問:「斯卡曼德先生,你…你喜歡蒂娜小姐對嗎?」

  男子顯然沒有注意到魁登斯忽然這麼直接地將自己的秘密說出來,雖然他並不介意,依然感到意外。

  他點頭,「是這樣沒有錯,你怎麼會突然提起這件事情呢?難道你也有喜歡的人了?」斯卡曼德輕笑道,前不久他才剛剛從老友塞拉菲娜那兒知道一件八卦呢。

  「也?」他注意到斯卡曼德先生用了“也”這個字。

  紐特輕咳一下,轉移話題地問:「我想我喜歡地娜這件事情已經成了眾所皆知的呢,你覺得呢?」

  「噢,斯卡曼德先生我不是故意要把他講出來,只是……我我有些疑惑想問問。」他躊躇了一下,轉頭看了看有沒有其他人在偷聽,才悄悄地在斯卡曼德先生的耳邊說。

  「我、我好像喜歡上一個人了。」一個我不應該喜歡的人……

  「你……你有喜歡的人了?」那傢伙慘了!這是他的第一個反應,「你告白了嗎?」第二個反應是小魁居然有喜歡的人了,一種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感覺湧現,有點像是喜愛的東西居然是有主的那種感覺吧,讓人特不爽快。

  紐特想了一圈魁登斯可能喜歡的人是誰,可惜他想不到。

  也許是因為自己對魁登斯始終不那麼的了解吧,他默默地思考,打著主意想也許他可以拿這個當作理由去找蒂娜幫忙,相信她不會拒絕的。

  「不!怎麼可能……我……」

  他怎麼可能去告白,別說這是他的初戀,更別說他喜歡的那個人可是他的長腿叔叔啊!怎麼告白?魁登斯從來沒有想過告白的事情,滿腦子想的只有一件事情:該怎麼樣才可以不喜歡珀西瓦先生?

  「我……我要怎麼樣才可以不喜歡他呢?」

  他煩惱道,紐特注意到他用的詞是“他”,所以有可能那傢伙會有一點機會囉?

  想起那個有點討厭的傢伙,他就想起自己是怎麼認識他的,其實也不怎麼意外,因為自己的哥哥忒修斯與那個男是同袍,兩人不僅是同袍,更有合作關係,彼此還滿看好對方的,要不是他知道自己珀西瓦有感情缺失這種病狀,他都要以為珀西瓦跟他哥是一對兒了。

  嚇得他好幾天沒睡好,特別是在塞拉那裏知道珀西瓦似乎有喜歡的人的時候,他都想放煙火慶祝。

  感情缺失這種東西,並不是吃藥就可以好的。他更類似心理的疾病,據說這毛病還是從娘胎裡帶來的,本來他並不覺得有甚麼問題,直到他聽忒修斯提過珀西瓦是如何對待戰俘手段的之後,他才知道他竟然是這麼適合軍人這一個工作,或者說一個臥底更適合。

  「怎麼不去喜歡一個人?」他下意識的抓抓自己亂七八糟看起來似乎永遠都沒有整理的頭髮,「這個問題太難了,也許有人可以幫你。」他看一眼跟自己一樣亂得可以的魁登斯的頭,笑著提議。

  魁登斯愣了一下。

  他看多了斯卡曼德先生的溫柔的笑容,第一次看到這種比較像惡作劇的笑容,默默地覺得似乎有人要倒楣了。今天他們的花店在結束了預約客人們的單之後,提早關門休息。

  他看著外面已經漸漸昏黃了的天空,但其實也才下午四點多而已,他想,果然是要進入冬天的季節了,天都黑得比以往還要快。


  他們來到了一間外觀看來普遍的髮型設計店,裡面暗灰灰的似乎沒有營業,他有些擔心的跟著斯卡曼德先生一起踏進去。才剛推門進去,室內的燈突然亮起來,似乎是人體感應的方式亮燈,下一秒音樂從不知道何處流洩出來,溫柔地饒繞,室內的溫度不高不低,還有一股陣陣的茶香飄來。

  魁登斯從來沒想過一間沙龍竟可以做得如此令人感到舒適,他還在四處觀望著,高跟鞋敲打地板的聲音一點一點從裡面傳來,接著他看見了一個極為漂亮的金髮女子端著一盤疑似下午茶的點心與茶走出來。

  「哦奎妮,你今天依然如此漂亮呢!」紐特斯卡曼德行了一個英倫紳士禮節,魁登斯在旁邊看著手足無措的跟著模仿,倒是模仿得有些不倫不類。

  舉動逗笑了女人,「我是奎妮‧金坦,你一定就是我姐姐常常提在嘴邊的小魁登斯,對吧。」

  女人笑瞇瞇地說,拍了拍旁邊的座位,示意兩人隨意。

  紐特自然地坐下,看來似乎事來了很多次,魁登斯戰戰兢兢的坐在沙發最邊邊,還只做了一半的屁股。天知道他有多擔心在這裡會遇到他的長腿叔叔、哦不,他不能在說那是“他的”長腿叔叔,這真的是太難改口了,他都這麼喊了好多年,雖然在知道珀西瓦的年紀其實並沒有很大的時候,他吃驚的程度幾乎跟發現自己喜歡上的程度一樣。

  「那麼,你帶著小魁過來有甚麼特別需要幫忙的嗎?比如重新整理一下頭髮?」奎妮笑著提議,「哦、泡茶做餅乾是我個人的小小嗜好,吃吃看味道如何。」

  魁登斯小心翼翼的接下那塊餅乾,放在嘴邊小小的咬了一口,發現餅乾竟然如此酥脆香甜而不膩,眼都亮起來,他開心地望著奎妮,似乎在問可不可以再吃一塊,奎妮被他可愛的舉動嚇一跳,隨即輕笑著點頭表示可以,應且示意著配著紅茶味道會更好。

  於是魁登斯在奎妮溫柔鼓勵的目光下又拿了一塊手工餅乾搭著香氣四溢的紅茶,嘴裡四溢著餅乾與紅茶的味道,那種感覺讓他滿足地露出一張可愛的笑臉,看得紐特跟奎妮都忍不住笑出聲音來。

  「真是可愛的孩子,難怪我姊姊總是將你的事情掛在嘴邊,連我都忍不住想要把你帶在身邊了呢。」奎妮笑道,紐特連忙搖頭,「這樣的話我怕雅各會吃醋吃到崩潰哦!」

  「噢親愛的“姊夫”你不會把我的玩笑告訴雅各了吧?別看他那樣,他可是比你還要會吃醋呢,我都懷疑廚房裡的那罐醋其實是被他喝掉了!」

  「你這一聲姊夫聽著挺舒服的,你姊姊呢?」

  紐特順著她的話問,奎妮聳肩,「我也不知道,今天本來該是她休息的時間,可偏偏她的可怕老闆又把人叫去公司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業務上出了問題。」想起自家姊姊最近總是唉聲嘆氣的狂加班,她忍不住把事情往壞方向想。

  「是嗎?我怎麼沒聽說。」

  「你能聽誰說?葛雷夫嗎?」奎妮開玩笑地道。

  被忽然點到名的魁登斯連忙抬頭,只差沒有舉手喊有,一雙小動物一般的眼睛晶亮晶亮地望著他們二人。奎妮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孩子也姓葛雷夫,她只好改口道:珀西瓦先生。

  「不是,是另一個朋友,她也認識你們幾個。」還挺有名的,紐特默默補充,特別是魁登斯的事情。

  用膝蓋想都知道魁登斯的事情肯定是蒂娜講出去的,珀西瓦那傢伙在見面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養子是圓是扁……哦不,或許他還是知道的。

  畢竟那個彆扭又腹黑的傢伙總喜歡偷偷摸摸的觀察人!想到珀西瓦的過去,紐特就忍不住翻個大白眼。

  「來吧,在說正事之前讓咱們先把你的頭髮修整一下吧,紐特你也一樣,我姐姐可不喜歡邋遢的傢伙!」奎妮拉起魁登斯將他壓在了另一張椅子上,那是客人專門用的椅子。

  奎妮手腳快速的給魁登斯圍上一條圍布,轉身將自己的工具都整裝好,魁登斯一臉緊張的看著紐特,眼裡寫著害怕,奎妮似乎發現他的目光與反應,連忙柔聲道:「嘿小傢伙,別擔心,我會幫你弄一個最好看、最適合你的髮型的,別擔心,姐姐不會把你吃了!來,閉上眼睛吧,不然一會兒頭髮可能會落進你的眼裡,那可就不舒服了。」

  也許是奎妮的聲音非常溫柔、非常令人有信任感,魁登斯慢慢地鬆了握緊椅子手把的手,閉上眼,將全身新的信任都交到了女人手上。


  「開始囉!」


  待續

  [[ 湊個整數吧這樣會比較好看 這一次是真的停止更新了 :D ]]


评论
热度 ( 2 )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