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暗巷】喜歡你 可以喜歡你嗎先生 ( 上篇 )


  《喜歡你 可以喜歡你嗎先生》上篇


  身為一隻優雅的布拉多耳貓,在家裡的地位那個高的可以,他的主人給他起了一個很特別的名字『珀西瓦‧葛雷夫』,當然葛雷夫是主人的姓氏,身為家中的唯一貓王,他認為自己值得擁有主人的姓氏。

  當然,他愚蠢的奴才(主人)並不知道這件事情。

  直到有一天,他愚蠢的奴才(主人)又從外面帶回來一隻可愛的短毛貓,這時候他才注意到他在家中的地位有些不太穩了。

  「嘿,珀西!瞧瞧我們家新來的小傢伙唷,他叫做魁登斯,算我收養的吧,他本來的主人很壞的,所以你要好好地照顧他哦!」

  才不要本部長為什麼要聽你的,醜奴才!

  珀西貓怒瞪著奴才(主人)伸出貓爪子表示自己的不悅。奴才(主人)的腦電波向來很不好,是個愚蠢的人類,所以他很大人有大量的原諒了蠢主人的動作,他的主人正抓著那隻叫做魁登斯的短毛貓靠過來,企圖向他示好。

  哼哼,愚蠢的奴才(主人)別以為這樣他就會接受一隻外來的傢伙了!

  「喵!」離我遠一點你這傢伙,髒兮兮的臭死了。

  被主人抓在手上捲成一小團像顆毛球的小傢伙是一隻灰黑色的貓咪,頂著一顆可笑的鍋蓋髮型,大概是笨主人撿來之前被上一個主人惡作劇的吧,珀西貓默默地趴在自己的地盤上想。

  奴才(主人)將小貓小心的放在地上,一邊交代珀西貓要好好的照顧魁小貓,他懶洋洋地揚起尾巴表示自己知道了,但他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管那隻乳臭未乾的小傢伙。

  他鼻子喵哼了兩聲,奴才(主人)一臉好好好的走開,聽見吃東西的地方傳來聲音,他就知道今天又有好吃的了,不過最近很少吃太好的了,接下他就聽見奴才(主人)說要歡迎新的家人,所以要給他們吃特別好的小魚乾跟魚肉。

  對此珀西貓不爽的把爪子磨在主人的褲管上,高傲的哼哼兩聲就跳上桌子去吃自己的晚餐。

  哦天知道他要等這個奴才(主人)回來等了多久,一整天的時間都夠他完成一大堆事情了。比如幫隔壁的蠢貓夫妻英國短毛貓以及擁有不知道甚麼混血的蘇格蘭摺耳貓協調關係;比如出去逗弄隔壁的蠢大狗,真是蠢斃了!居然還妄想跳上來二樓咬自己,真不知道死活啊。

  結果一天過去天都黑了,奴才(主人)回來了竟然第一件事情是替那個小東西慶祝,這簡直太威脅自己了。

  「你,為什麼要進來我家?」

  他高傲的問。

  「因、因為主人說想給我一個家,他說...他說家裡還有一個很漂亮優雅的布拉多耳貓先生,說......說你會同意也會照顧我的...請問,你是不是很討厭我啊?」

  魁小貓聲音很小很小,珀西貓幾乎把自己的耳朵都貼到魁小貓身上了才聽見對方的聲音。結果也不過這樣嗎,這小傢伙肯定不會影響到自己在奴才(主人)的地位。

  「嗚嗚嗚…請、請您別討厭我,先生。」

  他優雅地舔著身上的毛一邊做清潔跟整理,瞥了魁小貓一眼,「以後你就睡這裡!」

  珀西貓朝了自己窩旁邊的角落,一臉恩賜的告訴魁小貓,顯然對魁小貓剛剛那句先生很受用,他心情極好的在自己的窩裡踩來踩去,找了一個不錯的位置趴下準備休息一下,忙了一天他也渾身都累了。

  魁小貓一聽,連忙點頭爬過去在角落裡落腳,深怕珀西貓下一秒就把自己踢出去。

  在外面流浪這麼久,家貓的領地意識有多強烈他很清楚,特別是眼前這隻看著很威嚴的貓先生,讓他又迷戀又敬仰,魁小貓小小打呵欠,禮貌的打招呼:「晚安,先生。」

  說起來他好像只聽過主人喊他做珀西呢,不知道我該怎麼稱呼呢…嗯,明天再問吧!魁小貓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在極度不舒服的牆角邊邊窩著睡了。珀西貓睡前偷偷看了一眼那個新來的傢伙,有些意外對方竟然在冷戚戚的冬天裡靠在牆角睡得一臉幸福樣。

  嘖嘖,他暗暗撇嘴,把腦袋縮進自己的毛裡,靠著奴才(主人)給他買的貓窩裡,舒舒服服的睡了。


  待續

  [[  亮亮的貓咪太可愛了我忍不住補了這樣的畫面啊啊啊啊啊  ]]


评论
热度 ( 4 )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