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uld rather share one life time with you.
 Than face all the ages of this world alone.
 私信我说祕密/聊天,
 提问我点梗。

【葛魁葛】小巫師學徒/隨手#


  他是個巫師。

  或許這麼說比較好,他是個巫師學徒,在大概三歲的時候,就被人撿回去當學徒,那個人說,他想要找一個有天分的小子當學徒,這樣教育起來會比較輕鬆。


  今天是他的十六歲生日,在這個他不知道算不算是祖國的國家,這是他的成年的第一天。

  那個人有說過,會給自己送一份特殊的禮物。


  對了,他的老師叫做葛林戴華德。


  聽城鎮裡的人說,他是個很糟糕的巫師。

  似乎總會帶給城鎮許多麻煩,可是魁登斯卻覺得老師並不像那些人說的。


  無論怎麼樣,他扛起了今天的伙食材料,一步一步往高塔走去,剛剛換到的糧食又被人惡意的坑走了一部份。


  可是沒辦法,如果不交出去的話,可能他今天又要被人揍了。


  身為老師唯一的學徒,他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塔裡的一切打理好。


  出門之前他有跟老師提過今天會提早回來,也不知道老師有沒有聽見呢。噢,對了,今天是那個日子。


  每個月總有一段時間,老師會消失。


  過幾天之後老師就又回來,每一次消失前老師總會神秘的做些東西,消失之後回來又會一臉幸福的模樣。

  啊啊、他也好想要知道那是甚麼感覺呢。


  他曾經問過老師,可是老師只是笑得一臉神秘,告訴他:「小子,你想要體驗那種感覺還太早,等你成年了我會讓你明白那是甚麼感受。」


  所以今天會有那份意外的禮物嗎?


  魁登斯異常興奮的背著比自己還要沉重的東西往高塔走去,路上又遇上了一群公子哥兒。


  ...真是麻煩,他暗暗心想,來者大約有五六人,每個都比他還要高壯。或許他該讓默默然來處理這群人,今天可是他特別的日子呢!

  其實他一點也不想要被破壞好心情,可是...顯然眼前的這群人並沒有要放過他的打算。


  他們幾個臭小子臭乞丐的亂喊一通,魁登斯從一開始的難過,到後來習慣甚至無視,早就學會了不在乎。


  因為只有這樣,他才不會把那群人說的話往心裡去。


  甚麼剋死父母的掃把星、沒人要的臭乞丐...這種話,他一個字也不相信,一個字都不!


  他很想把在老師那裏學到的法術都招呼到這些人身上,可是老師並沒有不同意,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話:「我跟人約好了,不會隨意把自己的能力嶄露。」他的老師瞥了自己一眼,「除非是性命堪憂的時候。」


  魁登斯很明白老師在說甚麼,所以他只是安靜地任由人欺負,他們在這個城鎮外面的高塔上生活了很多、很多年。


  有的時候也是需要城鎮裡的人們跟他們交換生活必需品,要不是這樣,大概老師會直接把人轟出去自己的領域吧。

  噢,他的老師可是個很有野心的人呢!如果不是為了另一個他沒有見過的人,大概現在也不會在這裡,或者說,他也沒有機會被老師撿回去當學徒了。


  「你們在做甚麼?」

  一個很好聽的聲音及時插了進來,就在魁登斯煩躁地想要召喚默默然的時候。


  那幾個青少年們回頭,看見的就是一身聖騎士白色制服的人,對方的頭髮往後梳著,一身純白的聖騎士制服穿在身上特別莊嚴。


  魁登斯見著對方背對太陽穩穩地踩著腳印向自己走來,他從來沒有信過神,就連創世神,他都覺得不過是一個謊言而已。


  可是現在,如果有神的話,魁登斯覺得眼前這個人應該就是神的模樣了吧。


  他看得恍神,就連那群討厭的傢伙甚麼時候不見得,他都不知道。


  「嗯,伊法魔尼的巫師學徒?還是個黑巫師的學徒,這可真是少見!」

  另一個好聽的聲音傳來,那是個有點清脆的聲音,聽著聲音似乎很年輕。


  魁登斯探過去視線,發現對方竟然也是個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個頭。下一秒卻在聖騎士的稱呼嚇了一跳。


  「國王陛下,我想這時間您不應該是在與鄰國的國王談事情嗎?」

  聖騎士皺眉道。


  啊啊、就連皺眉頭的樣子都好好看。

  魁登斯不由自主地想著。


  呆呆的模樣被國王陛下看進眼裡,被稱之為國王陛下的阿不思‧鄧不利多嘴角含笑地望著魁登斯,一邊打量著自己身邊剛正不阿的聖騎士團長。


  頓時間覺得似乎又有甚麼有趣的事情要發生了,阿不思看一眼那個瘦弱的巫師學徒,他身上穿著的灰色巫師袍看起來比他本人還要大。


  並且巫師袍上一個熟悉的符號讓阿不思想起了那個剛剛從他臥室消失的人,看起來似乎就是葛林常常提在嘴邊的小學徒了吧。


  「既然如此,珀西瓦‧葛雷夫聖騎士團長你幫忙把這孩子送回去吧,相信這個小學徒的家裡肯定有人在著急了。」

  阿不思言不由衷地說著。

  他可不覺得那個剛從他床上爬起來消影的傢伙會擔心,那個傢伙就是個畜生啊,只有野獸的本能。


  珀西瓦皺眉看一眼傻愣的魁登斯,在看一眼他下過誓言要保護的國王陛下,也不知道在想些甚麼,後來他還是答應了國王陛下的要求。


  阿不思滿足的帶著幾個僕從慢慢地往自己的別宮走回去。珀西瓦只好走過去站在魁登斯面前,「你叫甚麼名字?」


  魁登斯還在發呆,沒有回答。

  珀西瓦臉色略有些難看了,難道這孩子是個啞巴嗎?真是可憐,看剛剛那陣仗就是擺明了他被人欺負,也許他該找時間好好整頓下伊法魔尼的貴族們。


  別說他是聖騎士團長,單單就他背後的家族就足夠讓他年紀輕輕就擁有話語權了。


  「會說話嗎?你把你的名字寫在我的手上吧。」魁登斯回過神依言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卻沒有把姓氏寫上。


  老師讓他把他的姓氏拋棄了。

  魁登斯想,無所謂啊,反正那個姓氏他也不覺得有甚麼特別或者重要的了。


  魁登斯,珀西瓦在心裡默念著眼前看起來才剛剛成年的男孩的名字,有種奇妙的感覺隱隱湧上,他還來不及抓住那種感覺就消失無蹤。


  他有些遺憾。

  但還是很謹慎的帶著男孩送他回去,看著眼前這座高塔,珀西瓦覺得自己的惱仁有些疼痛了。


  「小魁!你怎麼現在才回來,我餓死了!」

  葛林戴華德的聲音從塔頂傳下來。

  魁登斯一聽,連忙把身上的食材抱著跑去廚房,乒乒乓乓的做飯。


  珀西瓦滿臉不認同地看著魁登斯忙碌,而喊著肚子餓的傢伙下一秒就現影在他的面前。


  「唷,這不是忙碌的鼎鼎大名的聖騎士團長嗎?怎麼,今天居然有時間光臨寒舍啊!」他一點也不意外聽見男人用著慵懶的聲音說著嘲諷的話。


  珀西瓦跟眼前這個討厭的傢伙向來不對盤,他理都不理的轉身離開,少見一秒是一秒。


  葛林戴華德並不介意他的無視,倒是對於他出現在自己的地盤上有些意外。

  「小子,那傢伙跟你回來的?」

  魁登斯點點頭,「葛雷夫先生送我回來。」

  「所以你又遇到那群討厭的畜生了?」

  他向來討厭貴族,特別是那些個沒有甚麼路用的畜牲公子哥,所以從來都是用“畜生”去形容。


  「不過那傢伙竟然會管閒事啊,是不是有誰跟在他身邊?」葛林戴華德隨意一問,魁登斯想了下,乖乖地回答:「還有個叫做國王陛下的人在旁邊。」


  葛林戴華德被驚嚇的噴出嘴裡的食物,魁登斯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的老師,他可是記得他的老師很有潔癖的啊!


  沒想到居然會做這種事情...!

  魁登斯默默地想,下一秒他就看見他的老師消失在眼前,對於總是來無影去無蹤的人,魁登斯已經習慣了,一邊默默地吃飯一邊想著今天背對光芒出現的男人。


  唔...他好像戀愛了。

  滿腦子都是那個人的影子跟聲音,真是難以忘懷啊,不知道下一次還有沒有機會再見面呢。


  魁登斯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從見到珀西瓦那一刻開始有了巨大的變化,只當這只是一次意外的見面機會,還過著自己普通的生活。



  **FIN**

  耶黑就到這裡為止啦

  這樣也有三千多字我也太神奇了該睡覺了晚安


评论
热度 ( 4 )
TOP

© 柒 拾 玖 S e v e n t y N i n e ​ | Powered by LOFTER